菠萝芒果J

【21授翻Skam同人文】Dead Man Walking-Chapter 1

TwentyOne:

✨Twenty One:此文是现实向的Evak文,每一章会以T(饰演Isak的Tarjei Sandvik Moe)与H(饰演Even的Henrik Holm)的两种不同视角来描写现实世界的故事。


授权图: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22724/chapters/20438203


🎵BGM:Exit Wounds-(The Script)



Dead Man Walking


 


Summary:


表演就是如此。你在角色中释放自己,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你活着,你呼吸,你爱。然后埋藏它,完成它,一切结束。而在这之后呢?你又该如何找回你自己?如何学会不爱某个人?这就是发生在这之后的故事。我的内心是如何枯朽,而我又如何找到回家的路。


这是Tarjei和Henrik的故事。


Notes:


这是一篇小说,一篇同人文,仅此而已。没有对演员或者这个名字之下的人的任何不尊重。我对于Henrik Holm 和Tarjei Sandvik Moe两位演员除了敬佩别无其他,他们在Skam里完美的演绎了Isak和Even的故事,让我们完全沉浸在他们整整十周的生活里,看着isak如何从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体会着Even做出正确选择时的挣扎沉浮。这篇文章完全是虚构。就把它当是对H和T如此高超的演技的致敬吧。





Chapter 1      Exit Wound(致命伤)




  • T



我一直努力成为一个好演员。我力求完美,考察,研究,阅读。我将自己完全置身于另一个人,几乎在每分每秒我都是Isak,而非自己。我得到了回报,我知道,我做得很好,我做得太他么好了。


H也是。在刚刚完结的剧中他和我演对手戏。他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对,他就是。虽然这似乎有点奇怪,毕竟我们才认识了几个月,但是他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整个世界。这本不应该,我们只是同事,我们只是一起在做一份工作。作为演员,我们要工作。我们应该在镜头前相爱,令观众们百分之百相信这是真的,这就是这部剧的目的,不是吗?来欺骗观众,让他们相信他们看得到就是事实?H和我都非常认真,我的大脑也是。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搞砸了。我们完成了拍摄,做得很好,时间推移。如今我必须学着再次成为我自己。以前那个平平凡凡的我,上学,和朋友出去玩,喝点小酒,做一些荒唐幼稚的事情。然而最近几周里我发现,所有的事情都乱掉了。


究竟该他么怎么做才能不爱某人?


我和H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一次的演员见面会上。有那么几张新面孔,但更多的是和之前一样的一帮人,一块玩什么的。我知道剧情将会如何发展,之前也为此做了很多铺垫。我知道他们会选一个演员来成为我的男朋友。他们甚至还问我,希望他是什么样子。这还蛮有趣的,想象一个我爱的男孩的样子。我告诉他们我想要一个酷酷的,有趣又随和的人。我想如果他很有趣能让大家开心的话那多好。


然后,我勒个去,H走进来,我想我那个时候就有一点点爱上他了吧。他就站在门口,看起来有点怯生生的。他的目光投射到每个人身上,他看起来有点不安,我没法把我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他走进屋子里,大家都盯着他看,因为他实在是太高,太帅气,太有趣,太吸引人了。你懂得就是那种类型。那种只要坐在那里,就能吸光屋里的所有氧气,令所有人就都为之疯狂的人。


所以,他就是这样,倚在门口,有点点紧张而不安,直到他看见我。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不自主的也对他微笑。他明显知道我是谁,他知道剧情的始末。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径直走向我,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Hi,我是H”他说,“我想我是你的男朋友。”


我笑出声来。“这么和你的男朋友打招呼有点逊啊”我说,肾上腺素狂飙。


我张开双臂摆出一副夸张的姿势要拥抱他,他投入我的怀抱,在我的额头吻了一下,声音很响。


“Hello,亲爱的”他咯咯地笑起来。


“这样好多了,Babe”我也笑,手臂环着他的腰。


他看着我的样子,他发现我在看他时候微笑的样子,我害羞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静。我就那么站在那,搂着他的腰,让他嘲笑我的手足无措。之后我沮丧的看着他松开我的手去和屋子里的所有人握手。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了,而我,从未心怀希望。


现在,我正从学校回家,耳机里是“The script(手稿乐队)”的咆哮。当我情绪低落的时候,陪伴我的永远是“The script”。这一点都不酷,我知道,但是有一点是,他们让我能平静下来,让我专注。今天也是恰如其分。我把线帽戴的很低遮住我的卷发,裹着连帽衫的帽子。戴着耳机,步伐稳健。不抬头看,没有眼神交流。这样就没人能认得出我,径直的走回家。假装在做着作业,却躺在床上将自己沉溺在痛苦中。我想他。对,就是这样。我想念那些我们假装成为恋人的日子。我想他亲吻我的时候。他之前常常看着我微笑,然后前倾。


“研究一下。”他会这样悄悄说,然后温柔地吻住我的唇。


“这太垃圾了,H,真的”我会抱怨,“你需要练习。投入更多感情,走点心。”H则会看着我,然后假装很受打击。


“不好吗?”


“没有感情,H,再努力一点。我们得找到那个点。”


“你是在说我吻技很差吗?T”


“不是,就是有点不走心,你懂得。”我耸耸肩尽量想表现的无所谓一点,而事实是我的心快要跳出我的胸膛了,紧张的颤抖不停的从胃部扩张开来。


“再来一次?”他会这么说然后眨眨眼。


“用心的吻,H”我会笑着看他而我的心里已经死了一万遍。


之后他会再吻我。吻得很用心。手捧着我的脸,耳鬓厮磨,他的嘴唇在我的嘴唇上移动,温柔的来来回回,肌肤之间柔软的轻抚。他总是闭着眼睛。我留意过。


之后我会感觉有点心碎,去他的,是完全的心死,彻底的死掉。这就是为什么我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在这里。我的心死了。因为那都不是真的,都不是。我们在工作,在排练。这就是所谓的表演。你进入一个角色,结束时你再出来。


可我他么不想出来,我不想。我希望这一切是真的。我想一直亲吻H,直到我不能呼吸。


于是我继续走。残阳下雪花缓缓的飘落,我的靴子在洁白的地面上留下新鲜的痕迹。我不想这样。我在这几个月中出奇的开心。我依靠着这种狂喜过活,肾上腺素喂养我,在健身房疯狂运动,去学校,工作,睡觉,呼吸,爱H。


现在我又该做些什么呢?死尸一般的生活?我停在街角喘息。掏出手机看到最后一条信息。之后我又掉头回到城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