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SKAM同人文翻译】Minutt For Minutt ( Part 28~31 )

ShaunEvan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607585


终于赶上进度,欧耶~~然鹅发现DMW又更新了[笑哭]




P28 星期一07:23 (译注:1月2日)


“我已经后悔了。”Even哀嚎道,用手揉揉惺忪的睡眼。他坐在床中间,紧紧裹着被子,看着Isak穿衣服。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一丛丛散出来,卷积在耳边。下嘴唇孩子气的撅出来,深深地皱着眉头。他看起来又困又恼,Isak觉得他简直再可爱不过了。


“快点,起床了。”Isak说。


“又冷又黑。”


“好吧,如果你让我打开灯的话就不会黑了,而且能让我更容易找到我的连帽衫。”


“你在找哪一件?”Even打了个哈欠。


“那件蓝色的。”


“哦,那件我那天穿来着,在洗衣桶里。”


“真棒。”Isak叹口气放弃了他的寻找。


“我们得去学校吗?”


“是的。”


“我不想去。”Even抱怨道,一头栽倒在被子上。


Isak套上他的灰色连帽衫,温柔地看着他的男朋友。Even微笑地盯着他,把手伸出来,Isak牵着他的手,爬回床上,四肢支撑着趴到Even身上,低头磨蹭他的鼻子。


“怎么了?”Isak问。


“没事,只是不想起床。”Even轻轻耸肩回答说。


“你紧张吗?”


Even慢慢地眨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微微带着颤抖。“回去总是很难,重新开始。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以为我可以应对,然而似乎我应对的唯一原因就是生活所迫。而被迫重新开始一件事就更加的困难。”


“什么意思呢?”Isak皱皱眉。


“最近我表现不错对吗?但是这是因为我在家里待着,我不需要做什么,没什么期待和压力。等我到了学校,开始学习和社交的时候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Isak有点难过地微笑,用手指轻抚Even的脸颊。“慢慢来。今天先去学校,如果不行的话,明天再待在家里。”


Even看向别处,撅起嘴。“我不能一直这样。我得面对我的生活,不能总是对所有事都拖延。我不想再留级了。”


“现在别担心那些。我们先专注过今天。”


“好吧。”Even叹气。


“快来。我给你做咖啡。”Isak爬下床,伸手把Even拉起来。


“咖啡听起来不错。”Even嘟囔着。


Isak上前伸手轻抚Even胸前的鸡皮疙瘩,微笑地看着Even,然后发出一声大笑,因为他捏了一下Even的乳头,让他发出一声尖叫。


“这是干嘛?”Even大声叫道。


“没什么啊,穿衣服吧。”


Even咕哝着,抓住Isak连帽衫上的两根带子,猛地把他拉近身前。低头吻住他的嘴,张开嘴伸出舌头抵住Isak的下唇,深深地喘息了一声,“要不然我们来做吧?”


“今晚。”Isak在微微急促的呼吸间说着。“我们整晚都可以。”


Even露出大大的一个微笑,稍稍歪头,眼角皱起纹路。“一整晚?你说的啊?


“对头,不睡觉了。”


“睡觉是死亡的近亲。”Even耳语到,又轻吻了一下Isak的嘴唇。


“你只需要熬过今天。”


“这个我可以。”Even点点头。


“是啊,你可以。”




P29 Even 10:32(译注:1月3日)






 


E:你今天早晨做的那个。。。


I:怎么了?


E:你真他妈的棒。


I:噢,真的吗?


E:我没法集中注意力。今晚我可以给你来一次。


I:今晚不行,我妈让我过去吃晚饭。


E:该死。


I:我可以尽量推掉。


E:别,你应该去,我其实也该在家待上一晚了。


I:想午饭的时候见吗?


E:可以啊。


I:我想Vilde可能会跟我们一起。


E:100


I:混蛋。




P30 Even 11:08(译注:1月4日)





E:我从前的恋爱是假非真, 今晚才遇上绝世的佳人!这一吻洗清了我的罪恶。(出自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翻译来自网络。)


I:呃...


E:我在上英语课。


I:无聊吗?


E:昨晚好想你。


I:我想念你偷走了所有的被子,哈哈


E:我没有!


I:哦,你真的有。


E:别跟我争了(译注:这里翻译不确定。)至少我不打呼噜。


I: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没打过呼噜。


E:随便吧。


I:放学过来吗?


E:可以吗?


I:我得做作业,但是没问题。


E:在你的柜子那里见。




P31 星期三  15:30(译注:1月4日)


如果Isak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很安静的话,Even就会默不作声。Isak陷入恐惧当中,尽管他努力想克制自己,但是始终无法摆脱。.Even拖着Isak进了卧室,倒在床上,蜷缩在一起,保护似的用胳膊环着他,将Isak的头揽到自己的胸前。 他就这么睡着了,在房间里平静的睡着了,他的男朋友安慰着他,尽管他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Even从来都不急着要解释,只是上下轻抚Isak的脊背,直到他进入梦乡。


Isak醒来,胸口的疼痛和压迫感丝毫没有好转。他们来到餐厅一起做作业,Even给他们俩做了咖啡。他们沉默地做着作业,但是Isak可以感受得到Even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当他抬起头,两人的目光相聚的时候,他可以看得到Even眼里的担心,可Even还是暖心地冲着他微笑了一下。


“你还好吗?”过了一会儿Even问到。


“嗯。”Isak喃喃道,扔掉手机的笔,叹着气把书推到一边。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只是我妈那边的事情。”


“昨晚发生了什么嘛?”


“她哭了。”Isak平静地说,眼睛盯着手里的杯子。他听见Even挪过来的时候,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Isak闭上眼睛,感受Even伸出手来轻抚他的头发,摩挲着他的后脖颈。


“你想说说吗?”Even问。


Isak用手背揉揉眼睛,疲惫地叹了口气,昨晚他几乎都没有睡觉,倦意渐渐袭来。“她开始道歉,为,为所有事情。不停说对不起,为爸爸离开还有所有糟糕的事情自责。”


“这确实很难受。”


“你其实不用听我说这些的。”Isak摇摇头说着。


“也许我愿意呢。我总是向你吐槽,你也完全可以这样。”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Isak小声说。“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事情变好。我并不是想阻止它,我只是想让它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你在那就够了,她只是想要这样而已。”Even温柔地说。


“我好没用,我不知道怎么帮她,也不知道如何帮你。”


Even用手抬起Isak的下巴,他们看着对方。“听着,这不是你的工作,okay?没什么魔法能治愈我们。我们只有自己,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全力对抗它。别人无能为力。所以,如果情况变糟的话,只要你在就足够了。这已然比大多数人做的多了。”


“问题并不是说她一直不开心,而是,我认为她害怕那些她清醒的时候,那些当她意识到她说过的话是不正常或者不真实的时候,我觉得她在害怕她自己。”


Even点点头,露出关切的表情。“我有时候狂躁期之后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我完全迷失了我自己,我控制不了我的思绪,不过最终总会好起来的。”


“是啊,大概下一次爆发的时候就会好了吧。”Isak有点气恼地说。


Even用手指在Isak的脖子后面画着圈,Isak的呼吸开始加快,Even倾身在Isak的太阳穴温柔一吻来让他冷静下来,“你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了解过这些,不会变好的。”他突然顿住了,刚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Even不该听到这样的话。


“精神类的疾病很复杂。”Even耸肩,“可能下次发作要隔上几年也说不定。”


“她一直持续发作着,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Isak,这是现在的她,她不是她的疾病,疾病并没有定义她,而只是她的一部分。当她发病的时候,她还是她,她只是有点...有点不同了而已。”


“我知道。我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一下。”


“没关系,我爸妈也花了一些时间来习惯。”


“真的吗?”


“嗯。没有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有精神类的病,不是吗?他们难过了很久。”


Isak起身站到Even两腿之间,手指穿过他的头发轻轻拉扯。“我觉得他们应该觉得骄傲。你做的很好。”


Even微笑着点头,“是啊,你妈妈也是。她在尽全力做到最好,这是我们能做的所有。”


“我想让你见见她,我想她会乐意的。”


“好啊,我很想。”


“我回头跟她说。”


Even站起身环住Isak的腰,将他们的唇贴在一起。“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好的,你知道吗?”


Isak点点头,蹭蹭Even的鼻子。“我知道。”


“如果对我或者你妈妈感觉一下子接受不来,你都可以告诉我。”


“我们现在别说这个了,我们要慢慢来,记得吗?”


Even微笑,把Isak抱在怀里。“慢慢来。”


Isak转头轻吻Even的脸颊。“谢谢你的解释。我对这些事情还是不够了解。”


“这并不是什么总是被大讲特讲的事情。”


“它应该是。”


“我知道。”Even轻叹。











评论

热度(158)

  1. 菠萝芒果JShaunEvan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