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室友守则中关于厨房使用的规定 (Skam evak)

dorislily:

旁友们我又来了w


复习周...苦啊!还有两门专业课(die


继续摸鱼无意义小短篇,充满了我个人的恶趣味w我就好这一口,打我呀(遁






 


“Hello,早上好。”Isak从背后环住了Even的腰,下巴搁在了Even的肩膀上;Even手上动作继续,但是习惯性的侧过头在Isak的嘴角吻了一下。


“Hello.”Even手里的煎锅滋滋作响,混着黄油香味的热气向四周散发。实际上,直到早上第一杯咖啡,Isak都一直还是神志不清的状态。但他今天心情莫名的不错;潮湿的春天终于过去了,在室内就算不开暖气,打着赤膊也完全没问题。Even只穿了前一天晚上穿来的牛仔裤,背肌钦在年轻人挺拔宽阔的背上,因为仍然稍带寒意的空气而微微收缩,干净的线条显得愈发的优美迷人。Isak没办法忍住那愚蠢的喜悦之情,他顺着昨晚他一不小心在Even身上抓出来的红痕,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吻得太轻柔又太动情,对于正值荷尔蒙旺盛期的少年来说,根本就是引燃情欲的导火索的一串火花。不过,出于一种情人间奇怪的胜负欲,Even并不想那么快就给出任何的回应。对于对方的波澜不惊,Isak显然是不满意。他用鼻尖蹭一蹭对方的脖子,紧接着又顺着颈部线条一路浅浅啃咬。Even仍然负隅抵抗着,Isak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在Even的肩窝上咬了一口,力道掌握得恰到好处;稍稍的痛感引起人的注意,但又不至于让人生气的痛,更像是小猫撩骚似的痒。这样还不够,Isak舌尖还要顺着淡淡的咬痕来回舔弄。


“….Fuck”


先破功的果然是Even。Even把火一关,一个转身把身后不停撩拨他的人压在料理台上,禁锢在双臂之中。始作俑者还笑得一脸无邪单纯,只是目光中赤裸裸的挑衅暴露了他小恶魔的本质。Even伸手掐住Isak的下巴,恶狠狠地吻了上去。被钳住吻的小恶魔丝毫没有悔过的意味,看到Even被撩得一脸火急火燎欲求不满的模样更是忍不住一边吻一边咧嘴笑起来。亲了两下看被亲的人压根就没有投入,光是乐,Even自己也没兴趣了。刚想脱离开来没想到Isak两只手就顺其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手臂收紧缩近了两人的距离,Isak鼻尖蹭蹭Even的,通透的绿色眼珠像圆滚滚的玻璃珠一样,一半意味着讨好一半意味着撒娇,直直地望着他。Even一只手抚上Isak的脸颊,打量着这张阳光亲吻过的面庞,再一次的吻了上去。这个吻二人吻得都投入,几番扭转头颅,柔软的舌头在湿润狭窄的口腔中相互试探,纠缠。Isak的手忍不住地将Even的头按得更靠近自己,手指拢着对方的金发。Isak自己刚起床也没怎么好好穿衣服,宽大的T恤在二人躯体相互的摩擦中已经莫名其妙地被掀起了大半,Even的手便可以顺着Isak紧致流畅的腰线上下游走。Even的吻充满了侵略性,Isak几乎要被压得贴在料理台上了。Even的双手顺着腰线向下抚摸至大腿和臀部的连接处,无比恶劣地捏了无力抵抗的人的屁股一把,双臂一发力,把Isak给托了起来,架到了台上。被突然的动作吓到的Isak死死揽住了Even的脖子,只穿了一条裤衩,露在空气中的长腿吓得缠上了Even的腰;这姿势让两个人几乎是无缝贴合在一起了。


两个人这样激烈地持续互啃了好一会儿,啃得Isak手都没力再抓着Even的头发了,只是松松垮垮地叠在Even的后颈上时,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Isak本来就不大清醒,被这样一亲更是脑子发昏,醉眼朦胧地瞥了Even被他咬得发红的嘴唇,还要再补亲两下才像一只餍足的小奶狗,蹭了蹭Even的脸颊。


Even再一次把Isak圈进怀里。


“我以为你今天早上会很饿的。”Even不怀好意地说道,潜意思是我们昨晚弄了大半宿。


Isak翻了个白眼,不过脸上大概是因为刚才激烈的亲吻而产生的绯红还未散去,很难说他的嫌弃里有没有潜藏羞赧的意味。


“我当然饿啊…”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道“你打算做什么好吃的?”


经Isak这样一提醒,突然间想起自己未竟的工作,Even才急忙撒手转身看被自己丢到了一边的锅。果不其然,原本已经化开的黄油已经凝固。Even叹了一口气,认命般地重新开火,把煎锅又放在了灶上。


“Isak,把蓝色的碗递给我。”


Isak跳下料理台,把装着面糊的碗递给了Even。Even接过碗,舀起一勺面糊摊在了平底锅里。Isak像一只无尾熊一样又从背后抱住了Even,不过他这次老老实实,没有再继续撩骚Even了。他垂眼望着锅里浅黄色的圆形小饼慢慢变成金黄,表面泛起一点点小泡,此时Even便一颠锅,利落地给小饼翻了个面,露出食物煎得恰到好处的底面。


尽管Isak觉得这样想很蠢,但是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认真准备食物的Even真是…太性感了!他心里就像炖着一锅糖浆,咕嘟咕嘟地冒着泡,甜美的气息都快要撑爆他的心房了。


第一个pancake已经煎好了,Even捏着一小块往肩上那个快饿成一滩烂泥的小恶魔嘴里送。小恶魔吞下pancake还不算完,他含住了Even的手指,舌头还要舔弄一下指腹。


“Noora,我不会为了你再跑超市一趟的,放弃吧….WTF!”Eskild似乎还在手机上跟那头的人争论着什么,前脚刚踏进厨房就冷不丁地撞见了让人摸不清接下来走向的一幕。


“说真的,我以为室友守则里已经说清楚了,不——准——在——公——共——区——域——上——三——垒!”Eskild挂断手机,毫不介怀,但是一脸嫌弃地走进了厨房,把两大袋子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这回两个当事人倒是整齐划一地翻了个白眼。


“Eskild,拜托,我们都还穿着衣服呢。”尽管Isak对Eskild的大惊小怪不屑一顾,但是还是放开了Even。


“要是我现在不回来的话,那就难说了。”Eskild也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一个白眼。没过一会儿,Eskild还是转身离开了。


“你又要走?”


“Noora一直吵着要我帮她再带点麦片回来…我去去就回来.”Eskild往门口走,但走到一半又一个猛回头,瞪着两人,补充了一句,“不准在厨房里做爱!”


两人目送着Eskild离开,等听到门啪嗒上锁的声音后,Even撇过头看着Isak,目光凿凿。


“所以…你怎么想?”


“去他的,”Isak又露出了那个小恶魔般的笑容,“我们绝对要在厨房里做爱。”




end






 题外话,认真做饭的男人真的很性感啊...当然前提是要长得跟轰姆一样好看呀(ง •̀_•́)ง做饭的轰姆,草——鸡——性——感——(die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小天使肯定又会暴露出本性里小恶魔爱撩人的一面😈


另外我这算不算开了个轮椅呀(滚

评论

热度(268)

  1. 茶糜染dorislily 转载了此文字
    厨房—— 一个神奇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