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TSN/ME】Stockholm Syndrome (PWP 上 完)

睡了我男神:

*


(那种疼痛又从脊椎骨袭来了。


33块骨头中有24块隐隐作痛。


是Mark对他自己脊椎骨的印象。也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只是19块骨头疼痛而已。


他以前去公司最早,走的最迟,后背不一定是最疼的。


从第十根骨头开始,以胸椎第三根为起点,延续12根,在第十九根结束。


最痛的是胸椎第七根。最疼的有三块骨头。


情况好转了,他只是三根椎骨疼。


只是三根。


他以前睡姿是右侧卧,他现在是平躺着后背睡着。


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只好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他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总是对着电脑,那时候他的背好好的,只是偶尔觉得眼睛有些酸涩。


因为脊柱的疼痛,他换了一张床。


以前他的公寓里只有一张床垫,那很方便。
去宜家的时候,他看了很多的柔软的床,他看着灰色丝绸被单的双人床好一会儿,在售货员没过来开口给他建议的时候之前走了。


他说不清颜色的名字,他都分辨不了红色与绿色。


他最后在一方角落里找到了一架单人床,黑铁的床栏,看上去不像是家居,更像是大学宿舍里的。


那一点也不方便,他想。


他的卧室空荡荡的,除了他买的木柜子,一架硬木板的单人床,什么都没有。


他不在乎。


第一次发情热的时候,他吃了两片药,带着一身信息素去了Facebook,Chris将他关在了办公室里,勒令他不准出去。


“Mark,你知不知道这算性骚扰?如果你不抑制身上的信息素,Omega员工是可以告你的?”


那就去告!


他烦躁地将耳机扔到一边。


Chris让他休息。


他不需要休息!他什么都不需要,别他妈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像他那么孤独,像他受了伤,还像他被谁抛弃,扔在原处。


Eduardo踢了他一脚,他又不会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一样只会呜咽呜咽。


他不是。


他需要工作,非常多的工作。


他脊椎越来越疼,疼到他每晚躺在床上,手交叠在腹部看着天花板的时候,那三根骨头仍旧不放过他,又胀又疼。


Eduardo睡觉的时候很安静,他总安安静静地平躺在那儿,安静地呼吸,安静地睡着。


像奥萝拉。


他现在也是平躺的,安静的,疼痛的。


第二次发情期,他注射了一管抑制剂,自觉地请了几天假,情潮袭击他时候,他觉得自己像被火炙的一条鱼,晕在地上。


就那一会,就一会,他在黑暗里想起了Wardo。


Mark,Mark的喃喃糯语,就那么一会。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宿舍里,慌张又急躁。


“Wardo,我要做什么?”Mark跟Eduardo挤在单人床上。


“嘘,Mark,小声点……”


他很小声,Wardo才是发出高亢的一声一声的人,他只好捂住Wardo的嘴,Wardo很委屈地用水汽朦胧的眼看着他。


“Wardo,在宿舍……”他只好放缓声音去哄他,Eduardo转了转眼珠子,坏心眼地伸出尖尖的舌头舔着他掌心。


又酥又痒。


他满足地事后用指梳着他卷发,像一只得到饕餮的猫眯起了眼。


那只是一场性事,他并没有标记Wardo。


官司的时候他们都在发火,Eduardo那么讨厌他,讨厌到在他发情时候刺激他,用指甲划伤了他的脸,咬伤了他嘴,最后他开始不再挣扎。


他也不控诉了。


Eduardo看上去要哭,他讨厌他哭,他捂住他嘴不让他哭,Eduardo没什么反应。


他讨厌他没什么反应,那比骂他还让他难受。


他们在厕所的隔间里,他压住Eduardo,只想撕咬他的脖子,注入属于他的信息素。


他当时太生气,太想伤害他。


他在Eduardo腰上留下自己的指印。


Eduardo同意了和解。


他讨厌他同意和解,就像他讨厌他默不做声一样。


“说点什么?”


“Mark,”


“说点什么……”


从前森林里有一位樵夫的儿子,他爱上了一位漂亮又美丽的芒奇金女子。


他想要努力工作才能盖好一栋新房子,然后娶那位女子为妻呢。


可是女子的妈妈不同意,就让一位女巫对他的斧头失了咒语。


他伤了左腿,又伤了右腿,最后只好找铁匠用铁皮将自己包起来,他的斧头将他分成了两半,他失去了一颗心,他现在不知道在不在乎那位女子呢。


直到有一天,他被困在暴风雨里,想着呀,有一天他得有颗心才能娶上那女子。


那位美丽的芒奇金女孩是否还在等他。


他说了谎话。


他可以碰其他人。


第五次情潮时候,他在用最新的抑制剂,Facebook跟一家生物工程研究室合作,他失去了味觉,他失重的厉害,他总觉得恶心,他睡不好觉,他的脊椎疼的要命,躺在床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他跪下来为一位男孩,对方高潮时候软糯的声线像一个人,声音里带着一丝啜泣,漂亮的焦糖色的大眼睛,Mark忍不住吻了他,他颤着身子软软地哼了哼。


Sean说恭喜你搞了实习生。


实习生第二天提交了辞呈。


“Mark,我叫Edward。”


而且他还是一位Alpha。


糟糕透顶。


Sean给他找来的女孩,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是处女,技术可能不好,Mark给她写了一张足够多的支票安慰她什么也不要说出去,也不要出去接客了,大家都该得到更好的生活。


平躺着在床上,他觉得自己可以好好睡了一好觉。


他的背还是疼。


他那么生气,比他还生气,捏着他后颈强迫他仰视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从来没那么好过。


Chris朝他发火问他为什么不去除标记时候,他摔了笔电,朝Chris喊道:“因为那是Wardo唯一留给我的!”


我的。


他的外套,他的衬衫,他的味道。


他低着脑袋想明白了他不想要他,他的椎骨那么疼,他不需要知道。)












到此上篇完结 不知道有没有中和下

评论

热度(9)

  1. 菠萝芒果J睡了我男神_退休养花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