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TSN][ME] 哈佛往事 2

出书吗?大大

juvenbace:

2   性幻想对象




波士顿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达斯汀得了重感冒。鼻塞,嗓子疼,咳嗽不止,还有点发烧,能有的症状全都有了。生病的达斯汀特别缠人,没人陪就不停地发短信诉说自己命苦,还谎报体温,扰得人不厌其烦。


克里斯在写一篇关于上世纪6070年代同志文学的论文,响个不停的短信提示音,弄得他抓狂。他搞了一个值班表,安排轮流陪达斯汀的日程。马克被分配的时间最多,反正他也不怎么出门。


爱德华多上完高等数学后,直奔汉堡店,给马克买了汉堡,又到中餐厅为达斯汀买了汤,一路跑回柯克兰。


H33的暖气开得很足,马克和达斯汀一人一个沙发躺着,达斯汀身上裹着被子,面颊发红。


量体温了吗。爱德华多拧开装汤的保温桶,香气飘出来,达斯汀小狗一样直起了头。


量了。达斯汀直勾勾地盯着汤。三十七度八。


爱德华多洗了勺子,将汤倒进碗里,递给达斯汀。拿出汉堡递给马克,还很热。


药吃了吗?爱德华多回身问。


吃了。达斯汀喝汤间隙回了一句,舔着嘴唇赞道,今天的汤真好喝。


我没让他们放太多盐。达斯汀喝汤的样子太馋人,真有那么好喝吗。爱德华多转身对马克说,你也来点吧。


好。


爱德华多又给马克洗勺子倒汤。


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的爱德华多,洗完保温桶和碗,看了看手表,准备离开了。


华多。马克叫住他。


怎么了?


等一会儿再走。


你有事吗?


你等一会儿。


出什么事了?爱德华多放下书包快步走过来,摸了一下马克的头,病了吗?


不是。马克躲开。你跑过来的,出了汗,外面太冷,等汗落了再走吧。声音不大,语速也有点慢,这是马克尴尬时会有的反应。其实马克从不尴尬。他的尴尬有个更准确的表达,羞涩。


笑容飞上爱德华多的脸,停下,再不肯走了。


吃饱的达斯汀,在迷走神经和药物作用下睡着了。


马克在看书,爱德华多坐在他脚头,离他光着的脚趾很近,寒气晃晃悠悠地飘过来。


爱德华多抓了一下他的脚,很凉。站起身到马克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毯,严丝合缝的给马克裹住脚和小腿。一个达斯汀已经够我忙得了,你可不能病了,外面下着雪呢,你就穿条短裤。


我不冷。


你是冷得没知觉了吧。


华多。


嗯。


你家真的很有钱吗?


为什么这么说?


你像保姆家的孩子。


爱德华多打了马克额头一下,穿上大衣,戴上羊毛围巾,离开了。


脚太暖和了,暖和的马克犯困,书从他手里滑落了。




晚上,克里斯回来,一进屋直奔达斯汀,冰冷的手捂在达斯汀脸上,挤得他脸都变形了。


快给我暖暖手,冷死了。


克里斯,我发着烧呢。


没看我正给你降温吗。想吃什么?


已经点过了。马克睡了一下午,精神很好,黑眼圈都没了。华多什么时候来?


他去给我买汤了。克里斯松开手,达斯汀以为他放过自己了,手背反过来又压在脸上。


晚饭该我买啊。克里斯的手完全暖和过来了,感谢发烧的达斯汀。


他比你下课早,先去了。马克坐起身,从毯子里伸出脚时,居然哆嗦了一下。


外卖送来了,海鲜披萨,有鲑鱼,达斯汀的最爱。


马克走到窗户边,向外看,雪越下越大了。


克里斯放开达斯汀,去掀披萨盒子。


预报说,今晚有暴雪。克里斯本想撕下一块递给达斯汀,想起他没洗手,把他拖进洗手间。


马克一直站在窗口,克里斯从洗手间出来,他还在。


担心华多?他问。


马克没说话。


先吃饭吧,今天餐馆人多,他可能要等一会儿。


他该穿羽绒服。马克道,那件大衣不够暖和。


哇哦,克里斯对马克刮目相看,居然会关心人了。




爱德华多进屋时,跟个雪人差不多,头上,大衣上,围巾上全是雪。他将保温桶递给克里斯,解开围巾,脱掉大衣,用手扫头上的雪。


克里斯,你这里有碘伏吗?


原本已经坐下吃披萨的马克猛地站起来,华多,你受伤了?爱德华多摊开手,手掌擦破一块皮。


没事,刚摔了一跤。


克里斯跳过达斯汀,跑进房间,拿来碘伏和棉签。


马克夺过来要自己给爱德华多擦,碘伏都蘸好了,又递给克里斯。


克里斯疑惑地看着他。


你细心,手比较轻。


克里斯笑了,爱德华多的耳朵有些红,克里斯觉得应该不是冻的。


擦好药,爱德华多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吃完饭,他想早点走,马克不同意,说雪太大,让他在柯克兰住一晚,等明天雪停了再走。


可是没地方啊。


比尔今天不在,他住他女朋友那里了。达斯汀仰头看着爱德华多,你可以睡他的床。


或者我的。克里斯补充道,我睡奥尔森的床。


你为什么要睡奥尔森的床。达斯汀烧的迷迷糊糊,问的问题也挺蠢。但克里斯聪明绝顶。为了照顾你啊,白天马克和华多照顾你了,晚上轮到我照顾你了。


克里斯给的理由太好,说的又坦坦荡荡,谁再拒绝就是心里有鬼。




H33晚上的娱乐节目,无非就是打游戏或者看电影。达斯汀是病人,享有优先选择权。让达斯汀选,十有八九是星战。结果毫不意外,星战第六部《绝地归来》。


克里斯拿着起子开了一排啤酒,除了达斯汀,一人给了一瓶。想我一个热爱文艺片的gay,怎么就混到和一帮宅男看星战的地步了。


看了一会儿,克里斯问,你为什么老看这一部?


这一部莱娅穿比基尼了。


克里斯呛到了,连咳了好几声。


金色的比基尼,超性感的。达斯汀兴奋地补充道。


克里斯不怀好意地问,莱娅公主不会是你的性幻想对象吧?


你怎么知道?!达斯汀惊慌失措。


还真是啊。克里斯大笑,你不是最爱达斯·维达吗?甘愿为他生,为他死。


是啊。是啊。只要提到爵爷的名字,达斯汀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流口水。


然后,你又意淫人家女儿。


哪又怎么了?


你到底是喜欢人家女儿,所以喜欢岳父,还是喜欢岳父,才喜欢人家女儿的。或者兼而有之?


不得不说,你们gay的思想太淫乱。达斯汀指着莱娅道,她是所有宅男的性幻想,不信你问马克。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马克。


马克握着啤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眼见马克不承认,达斯汀急了,马克你敢对卢卡斯起誓你没幻想过莱娅?你要是撒谎,就再看不到星战前传第三部了!


这个誓言可真够毒的。虽然马克对赌咒发誓这种事从不热衷,但达斯汀以星战相威胁,爱德华多觉得马克会屈从,毕竟他对星战的狂热程度不输达斯汀。


果不其然,马克点了头。


看吧!达斯汀得意极了。


你真幻想过莱娅?爱德华多撞了马克一下,脸上挂着看好戏的暧昧笑容。


马克有些恼,但他不是认怂的人,扬起下巴,用一种近乎挑衅的语气说,对,因为莱娅,我偏好棕色头发和眼睛。


他毫无退缩的目光,让爱德华多觉得他意有所指,又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话题中断,二人沉默地喝着酒。


那边,克里斯正和达斯汀探讨,阿纳金身高有一米八八,帕德梅也有一米六五,怎么生出来的莱娅和卢克都那么低?卢克还能用生活条件差,吃的不好来解释,莱娅一个公主,怎么会个子那么低。


闭嘴!克里斯。莱娅个子不高,身材也是绝赞的!说女神有缺陷,达斯汀是绝对不能忍的。


我没说身材,就是说身高。克里斯继续逗达斯汀。


哼,你性幻想对象——汤姆·克鲁斯——也没多高!


克里斯噎住了,勃然大怒,你怎么知道我性幻想对象是他!你偷看我电脑!


没有!我没有!达斯汀吓得连忙摇头,见克里斯真的生气了,很没骨气地交代,马克,是马克说的。


马克!克里斯的怒吼打断了他和爱德华多间僵硬的气氛。


马克回道,《大开眼戒》。


什么?


你有《大开眼戒》的DVD。这部戏的艺术性也就那样,你一个gay看一个R17的性爱电影,总不会是喜欢尼克·基德曼,只能是汤姆·克鲁斯。


克里斯没话说了。


达斯汀蹭过去,小心翼翼地说,我也喜欢克鲁斯,很多宅男都喜欢他,马克也喜欢。


达斯汀。


嗯?


对于gay来说,跟宅男喜欢同一个男人,不是安慰,是耻辱。


达斯汀挪了一下,又挪了一下,慢慢往另一边消失。


莱娅,伟大的女神,穿着金色比基尼出场了。


达斯汀欢呼,马克的目光也留在屏幕上。




你喜欢谁?莱娅戏份暂时结束,马克问爱德华多。


女演员吗?我喜欢梅丽尔·斯特里普。


你性幻想是她?马克皱起眉。


当然不是!爱德华多大叫。


对呀对呀,达斯汀追着问,华多你性幻想对象是谁啊?


我没有。


不可能。克里斯也加入了。


真的没有。


华多,你不诚实。达斯汀盘腿坐在沙发上,痛斥爱德华多,你背弃了我们之间的战斗友情。


我真没有性幻想对象。爱德华多举起手,我发誓,如果我撒谎,我我,想起马克的誓言爱德华多说,不让我看星球大战第三部。


不行。马克打断了,这对你不是惩罚。


对。达斯汀道,这是对马克的惩罚。


确实是对马克的惩罚。克里斯笑得意味深长,重复的时候还特意在惩罚上加了引号。达斯汀这个双关用的好。星球大战正传在马克出生之前上映了,前传一二在他们认识之前也上映了。前传第三部,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部,马克一定想和爱德华多一起看。华多如果不陪他看,可不就是对马克的惩罚吗。




爱德华多再三表白,直到以家族名誉发誓,他没有性幻想对象,H33的三位土著才算放过他。


第六部看完,他们又聊了会儿天,才各自回房间。


爱德华多和马克住东边的隔间,克里斯和达斯汀住右边的隔间。


马克睡了一下午精神倒是好,但爱德华多困了,很快睡着了。


凌晨两点,马克刚打算合上笔记本睡觉,克里斯冲了过来。


达斯汀烧起来了。他手里举着体温计,快四十度了,得赶紧送医院。


爱德华多瞬间醒了。


三个穿好衣服,用大毛毯裹着达斯汀往医院走。


风雪很大,吹得人睁不开眼,达斯汀刚走几步就跌倒了。克里斯马克和爱德华多轮流背他。


到达医院,四个人都成了雪山野人,全身雪白。


用上退烧药,达斯汀很快睡着了,克里斯陪在一旁,让马克和爱德华多回去睡觉。


爱德华多看了下表,已经快四点了。马克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短裤以下小腿冻得通红。


爱德华多单膝跪在地上,手抚上马克的膝盖,冰块一样。


你都不知道冷吗?爱德华多非常生气,气马克不知道照顾自己,也气自己不够细心,光顾着达斯汀,忘记提醒他穿长裤了。


温暖的手来回搓着马克的双腿,不一会儿,手也冰凉了。


爱德华多将毯子叠成双层,裹住马克的腿,用力抱进怀里。头倚在他膝头。


马克抬起手,犹豫了一下,轻轻放在棕色的头发上。


华多抬起眼望着他。明亮的白炽灯下,棕色脱去了深沉,灵而轻。


一切仿佛悬而未决,又好像已经尘埃落定。






2005年5月,《星球大战前传三:西斯的复仇》上映。


诉讼间隙,马克去看了。一个人。


阿纳金·天行者失去了一切,在熔岩里苦苦挣扎,从绝地武士变成达斯·维达。


这是他的惩罚。


他们预言过。




——————————————


星球大战六部的上映时间:


正传1 1977年5月


正传2 1980年5月


正传3 1983年5月


前传1 1999年5月


前传2 2002年5月


前传3 2005年5月


Mark2002年上的大学。和花朵认识之前,前五部都上映过了。最后的收关之作是在2005年,那时他俩已经打官司了。


我看到这个时间表,只有一个感觉,连卢卡斯大大都在虐他俩。


【这是他的惩罚。他们预言过的。】也算双关吧。



评论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