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吃鲷鱼让我打嗝》 第十九章

S.Norton:

《吃鲷鱼让我打嗝及其他故事》
作者:J. Eisenberg
翻译:S. Norton


历史


男人和舞蹈


美国土著女人:你们的人民在挨饿!一点雨水都没有了!庄稼都无法生长了!
美国土著男人:雨神无视了我所有的祈祷。
女人: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用正确的方式吸引到神灵们。
男人:我准备再祭一只羊,但你对血也太敏感了。
女人:我们不需要另一只死羊了,解决我们饥荒的唯一办法是神圣的求雨舞。
男人:唯一办法?
女人:是的,你必须跳个求雨的舞,否则我们就得饿死了。
男人:好,我这就去树林里跳那个舞。
女人:不,为了吸引到雨神们,你必须在整个部落前舞蹈,我们得对你指指点点和嘲笑你,就像我们本土的风俗习惯那样。
男人:你知道谁才是一个真正优秀舞者?两只狗绕着新地平线无意识地乱蹦哒。两只狗也许可以舞出一支非常优美的求雨舞。
女人:不,必须是你。
男人:那熊肉怎么样?我可以再多去猎几只。
女人:我们有足够的熊肉来度过十个满月周期。我们需要的是雨水!
男人:是的我知道了。我完全听懂了。听着:你就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雨林里,确保那不会有其他的熊,检查一下那两条狗,然后我就回来做跳舞那档子事。


国王的侍从:国王要求一场演出。
弄臣:好极了。他这次想要看什么,我可以演关于护城河的我那部分戏份。
国王的侍从:不,国王想要看一场舞蹈。
弄臣:你确定?他可是很爱护城河的段子的。你知道:你管冬天的护城河叫什么?没用的。明白那个点吗?
国王的侍从:是啊,因为它冻住了。
弄臣:或者:需要多少只短吻鳄来阻止一个入侵的匈奴人?三十一只。一只去杀了那个匈奴人,另外三十只用来摆脱恶臭。
国王的侍从:嗯,因为匈奴人闻起来臭烘烘的。我懂这个点。但这次不管用了。国王想要一场舞蹈演出。
弄臣:如果我就是不跳舞会怎么样?
国王的侍从:如果你不跳,国王陛下说了他要慢慢地扯裂你的身子来取乐。
弄臣:我明白了。
国王的侍从:是的,那会是一场缓慢但能笑死人的死亡过程。
弄臣:好吧……也许我可以用一点护城河的段子来开场。


抗议者甲:嘿,兄弟,你做好准备要开始这场盛大的抗议活动了吗?
抗议者乙:当然!计划是什么?
抗议者甲:我们打算嗑点摇头丸,然后在华盛顿大厅抗议越南战争。
抗议者乙:好极了!终于那些华盛顿的混蛋们会明白我们强行把霸权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加在这个可怜的亚洲国家头上的方式是要被受到谴责的。
抗议者甲:没错!现在把摇头丸搁在你舌头底下,然后我们就能去跳舞了。
抗议者乙:你说什么?
抗议者甲:你不害怕嗑点摇头丸,是吧?
抗议者乙:不,根本不会。我对摇头丸没意见。但你刚才是不是说了跳舞什么的?
抗议者甲:是啊,那就是我们的抗议。就是在华盛顿大厅里解放我们的身体,随意地舞动着来表达我们对战争的反对。
抗议者乙:哦。那听起来真有趣,真的。但是,不是故意和你唱反调,你真不觉得我们还有其他的选项可以做吗?你考虑过制作一些标语吗?
抗议者甲:那些玩意儿都不管用!我们真正需要给那些在华都的那些主战派们传递的信息是一些绝妙的老派的不装腔作势的舞蹈。
抗议者乙:是的,当然。但你有没有想过这场战争的各个方面。我的意思是这并不是精准分割的。你就没担心过多米诺效应吗?
抗议者甲:多米诺效应?
抗议者乙:是啊。就说我们从越南撤退吧,每个人都回家了,一个小国家转变为社会主义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接着老挝也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了,然后是印度尼西亚和中国,接着突然地卡尔·马克思来敲你家门了,给你一本红色的书,让你去他的鞋厂工作。


四分卫:接得好,菜鸟!你的第一次触地得分!现在干你的事儿吧!
外接手:我的事儿?什么意思?
四分卫:你的舞。
外接手:哦……我不跳舞的。
四分卫:当你触地得分,你就得跳一段舞。
近边锋:是的,我们都做。
跑锋:我今天早上还排练来着就是以防我会触地得分。
外接手:你排练了?
跑锋:当然,我们的舞蹈里都得有一些复杂的动作。
近边锋:而即使他它们是不同的舞蹈,统一的一点就是我们要完全失去自我意识。
外接手:我想我一直以为那是可选择的。
跑锋:不,这是强制的。尤其是因为这是全国转播的比赛。
外接手:好吧,所以就是所有你们高中的女孩儿都在看。
跑锋:是的,还有赛斯·尼德迈尔,在你青春发育陡增期前欺负你的那家伙。他也要看着你跳舞。
外接手:也许我做个扣球的动作什么的就完了吧。
进攻内锋:我刚为了你肩膀都脱臼了。赶紧跳你的舞吧!
外接手:我能做个太空步吗?现在还流行做太空步吗?
四分卫:不,你必须做你的原创舞步。
外接手:你知道吗?我觉得刚才我的脚可能踩线了。我觉得我可能在靠近球门线那儿多迈了一点儿。也许我们该查一下回放。

评论

热度(32)

  1. 菠萝芒果JS. Nort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