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ME/DE】《肆无忌惮》(完)pwp

望北之川:

警告:


1,花朵在和马总复合前,在新加坡和丹总有过419。


2,马总在和花朵复合前,对花朵有明确的斯托卡行为。


3,ME看DE的性III爱视频……做爱。


4,精神层面隐晦的支配和服从关系。


好吧,我知道我real变态,但是我真的……抑制不住自己orz……


当我在lofter看到 @Rin丘丘  太太的偷窥图时,以及她在评论里跟我谈到这个梗时,我简直性奋不已【。


总之以上能接受的话,请上车。




《肆无忌惮》


回家路上,Eduardo发现Mark不太高兴。


不,岂止是不高兴,Mark简直是在生气。


车是Eduardo开的,Mark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沉着脸不怎么说话。


Eduardo逗他聊了几回,他要么心不在焉地回几个字,要么说话带枪夹棒,三句话里能把Eduardo怼得哑口无言。


幸亏Eduardo脾气温和,换了Chris试试看?立马能把这卷毛暴君踹下车扔大街上。


再说Eduardo也能理解Mark为什么不高兴,毕竟今天他们在湾区的慈善晚宴上碰到了Daniel。


 


J·Daniel·Atlas,本世纪最赋盛名的天才魔术师,也是Mark最讨厌的魔术师,没有之一。


Mark讨厌Daniel的理由是非常充分并且合理的。


首先他们都是control freak,两个控制狂碰在一起谁能看顺眼了才奇怪。


其次,Daniel除了头发的卷曲程度不一样外,他那张脸简直就是复制的Mark Zuckerberg。


不过悲剧的是,Daniel比Mark年长几年,所以逻辑上而言,是Mark复制了Daniel的脸。


有不少媒体拿Mark和Daniel的长相做过文章,八卦小报还猜测他俩是不是兄弟,要么失散多年,要么隐瞒事实,还脑补过一出家庭伦理狗血剧。


Mark第一次看到这些简直勃然大怒,立刻出了个声明,说自己跟Daniel这种浮夸的魔术师毫无关系。


然后Daniel在媒体采访时笑着回应“如果我有弟弟,那一定也是个浪漫而情趣的人,而不是一个一件T恤穿一个月都不换的geek或nerd”来作为还击。


“Shit!我每天都换衣服,我只是有三十件一模一样的灰色T恤而已!”Mark看到那个采访,气得啪一下扔下报纸。


 


奇迹的是,从性格到脸都这么相似的两个人,至今还没有正式碰过面——这大概只能说是上帝的恩赐了。


不过没碰面并不能妨碍Facebook的CEO跟四骑士代号“Lover”的魔术师,隔着娱乐和科技两大版面,针锋相对,彼此槽得火花四溅。


好吧,这就是还没有碰面,但却已经到了相看两相厌地步的两个人。


 


在晚宴上,Daniel并没有真的去找Mark的不痛快,尽管他的出现看来已经够让Mark不痛快的了——上帝知道主办人是怎么想的,既请Mark出席,又请Daniel来表演。


Eduardo刚想松一口气,Daniel就主动走向他了。


好吧,这很正常,毕竟这个魔术师出了名喜欢漂亮的人。


Daniel为Eduardo变了一支玫瑰,并称赞他为“我最甜美的玫瑰”。


当时在宴会另一角正跟别人讨论VR技术的Mark那张脸立刻就黑了。


当那朵玫瑰被插进Eduardo的西装前襟口袋里时,整个晚宴的人,喝酒的、聊天的、勾搭的,一下都安静了。


Eduardo不是硅谷的人,但是全美国用Facebook的人都知道他是谁:他跟Mark打了一场六亿美元的官司,分道扬镳好几年。


 


再之后下一个关于他们的消息,就是Eduardo和Mark结婚了。


报道一出,整个世界哐当一下,都被惊掉了下巴。


 


Eduardo手上还戴着跟Mark的结婚戒指呢,Daniel就敢把玫瑰插到Eduardo的西装前襟口袋上,撩人撩到Facebook的CEO头上,也是够肆无忌惮了。


 


现在那朵玫瑰就被扔在两人的座椅之间的杂物架上。


Mark其实当场就想扔掉这朵碍眼的红玫瑰了,但是Chris阻止了他,说“Mark,有点风度,如果你不想明天各种八卦小报都出现关于你吃醋的新闻的话”。


于是小心眼儿的CEO先生就把闷气一直生到回家。


 


Mark不愿意说话,把Eduardo也闹得有些郁闷了。


他是好脾气,但他不是没脾气啊。


两人回到家,Eduardo先进了浴室,他有点心事,泡澡泡得有点久,起来刚擦干身体,准备穿衣服时,带进浴室打发时间的手机就响起新短信的提示音。


From Mark:


“别穿衣服。”


 


“What?”Eduardo愣了一下,“Shit……”他忽然明白过来,转头瞪了浴室右上角一眼。


那里的瓷砖隐秘处装了微型监控摄像头。


“Again?!”他回了Mark的短信,顺便还加了一个愤怒的Emoji表情。


Mark这个control freak肯定又调了频道在看他。


“来我这里,Wardo。”Mark很快来了新的短信。


Eduardo回复Mark:“好吧,你在卧室,还是书房?”


但是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Mark的回复。


Eduardo抬起头,冲着监控竖了个中指,他敢用全部身家打赌,那混蛋一定看到了。


既然Mark在看,Eduardo也不着急了。


他背对着镜头,开始慢条斯理地擦头发。


监控摄像头就在浴室的上面,而Mark在监控画面的前方。


Eduardo一想到这点,便觉得浴室格外闷热,那些潮湿的水汽粘着在他的皮肤上,令他感到整个人都开始发烫。


他将浴巾围在腰间,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整个三层的屋子灯都被关了,黑漆漆的,只有一条走廊是亮灯的,壁灯的光一路通向Mark的书房。


Mark给家里写了一个智能管家,灯光温度全都能精细控制。


Eduardo跟他分开了几年又重新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Mark的控制癖比起哈佛时代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智能管家外,他还在家里每个房间都装了监控。


好吧,这有点难以接受。


但是作为估值几百亿美元的公司的CEO,Eduardo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做法。况且监控系统带有智能面部识别功能,一般而言如果没有特别情况,Mark并不会随意调取监控。


在隐私这件事上,Eduardo可以妥协和纵容Mark的控制欲部分。


 


Eduardo推开门,Mark在书房没有开灯,只有四个显示器的巨大屏幕亮着,在黑暗里发出幽幽的蓝光。


Mark要处理的东西非常多,因此书房里放置了四台显示器,方便他多线程工作。


其实Eduardo的书房里也有三台电脑,有两台是工作用,一台24小时不停地运行着关于飓风和海啸的天气软件。这是Mark专门写给他的,精准实用的程度能媲美气象研究机构。


Eduardo看到Mark的四个屏幕,一个是Facebook的页面,一个是编程页,一个在浏览新闻,最后一个开了四个监视器窗口,正好是浴室和Eduardo一路走来的走廊和转角处。


Mark还在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在处理编程的那个显示器上的东西,好像没察觉到Eduardo已经进来了似的。


 


“你知道这么做是很混蛋的吗,Mark?”Eduardo走过去,他低头在Mark的卷发上亲吻了一下。


Mark敲键盘的声音停了。


他把椅子转过来,脸上没有表情,显示器的冷光让Mark像个机器人:“你指的什么?”


好吧,就是这种混账态度。


每次Facebook更新,总有一部分人要骂一骂Mark,但你看他在乎过吗,他的用户像自虐狂似的,最后都离不开这个混账的天才。


“随意监控我?”


Eduardo抬头看了看那个播放监视器画面的显示器,又笑着把目光放到Mark的脸上。




接下来上车:【❀❀如果不怕晕车的话,就不用买车票了❀❀

评论

热度(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