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TSN/ME】反熵原理 (科幻向半AU) 大纲

+老板来碗牛肉面+:

呃……这个。总而言之先下跪【?】



这篇ME准备了很久,然后在信誓旦旦开了个头之后瞬间坑掉,我太欠打了,自抽八百下(啪啪啪)。


说放大纲也说了很久了,每次都因为其他事情分心…… 昨天因为lo上云姑娘的推文又点进随缘怀念了下那些ME大大坑,看到反熵原理下还有姑娘讲出了自己关于这篇设定的猜测和脑洞,大受感动【?】,愧疚不已【??】,翻出已经在天国的大纲本,把这篇的大纲整理了一下。


祝...观看愉快?




==========


《反熵原理》


零: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3cafc1


一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7b4905


二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8544c7


三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8f8110




熵增原理:在孤立的热力学系统中,熵值总是向着增加的方向进程。


反熵原理:在独立的体系中,人格与意识总是向着减少的方向进程。


 


 


意识与躯体的关系一直是很多人感兴趣的话题,关于精神、思维的假说也层出不穷。尽管我们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偏向“唯物”的,对“灵魂存在与否”问题的探究从几百年前开始就从未停止。而在普通群众还懵懵懂懂讨论着科幻小说里某些情节的时候,政府直属科技部下的某些机密课题已经走得更远。


在人工智能出现之前,甚至更早,更早的更早,在社交网络风靡全球前,能将意识和躯体的分离与重组的个体已经被科技部证实存在,这样的个体在当时被秘密称为“跃迁者”。


 


ES是一位跃迁者。


严格来说,他不是完全的跃迁者,他的跃迁能力起源于血亲的死亡。ES在未出生时候就因为缺氧而陷入过长久的植物人状态,而他的双胞胎弟弟顺利出生身体健康。直到两个月后的某天因为看护不利从高架下跌落当场死亡,昏迷的哥哥却几乎是同时在保温箱中苏醒。不久之后,ES因此事件中展露的跃迁特质被来自科技部的特属机构带走。


当时关于意识跃迁发生的条件摸索得还不清楚,ES更是仅存的跃迁者,他们在他身上做过很多试验,测试过很多条件,最终至少确定了一个前提:跃迁的两具躯体必须具有99.97%的DNA吻合。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机构的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了生物方面,克隆、基因改造的研究应用;跃迁者课题因为当时科技所限暂时搁置。


而ES被机构送到了一家富商家作为他们的儿子抚养,一边等候基因科学的进展,一边观察、收集跃迁者的更多资料。


 


于是ES在严格的监视与控制下高中毕业,考上最好的大学,再和每一个要继承“家业”的优秀独子一样规规矩矩地读了商科。


大二时候,他遇见MZ。


 


ES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他极度地自卑,为自己夺走弟弟的生命,为早年的囚禁和试验,为从未体会过正常的人生。但真正让他痛苦的并非他的过去,而是他发现“跃迁”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ES的人格并不完整,跃迁过程会让他丢失部分意识作为“跃迁”所需要的能量被消耗掉,所以他永远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永远可笑地情绪化,永远无法与人正常交往,因为人格缺失而成为个残次品。这些认知让他沮丧也让他觉得自己如果脱离机构在这个人类社会也活不下去。


MZ改变了他的想法。当然还有Chris,还有Dustin,他们让他对未来有了些微小的希望。他甚至有勇气去和机构谈判,想要彻底脱离监控回归正常生活,非暴力不合作。出于某种考虑,机构答应了他。


 


后来的故事就像是报纸上报道的一样,我们熟知的部分就是ES被他的朋友从Facebook中踢了出去,以及加州下了一场可怕的大雨。


一些刻薄的人会认为是ES因为他的愚蠢损失了一个绝佳的商业机会,或者有不少人站在另一个立场对ES的遭遇充满同情,更多人旁观这场旧友背叛反目成仇的戏码唏嘘不已。但这件事对ES的打击,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大得多。


他自觉人格完整,自己也能算是一个正常人类,也能享有普通人生的时刻是他坐上飞机前往加州与MZ签订合同的时刻,签完之后MZ还和他一起喝了瓶啤酒,他与他碰杯,说cheers,逃离牢笼的解脱感和对于未来的美好想象让他傻乎乎地笑出声,坐在塑料椅子上靠在MZ身边,在这栋刚买下还没怎么来得及装修的灰扑扑的办公大楼里可笑地觉得勇气万丈,世界终于不再可怕,他拥有能对抗一切的爱与希望。


在摔烂mz的电脑,在SP叫保安把他带出去的时候,ES觉察到自己又失控了——这明明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他缺失的人格再一次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


无数个失眠夜晚之后,ES决定继续在哈佛读书,他要毕业,他要过正常的人生,他需要那个文凭,也需要让生活继续下去。MZ不能成为摧毁他的那颗陨石。


——尽管他已经失去那种自信了,他缺陷的部分让他无法看穿一些最简单的谎言,也让他在辨认他人情感波动时候分外迟钝,这曾是他极力掩饰的一点,现在重新成为他自卑的源泉。客观来说,在哈佛的最后几年他过得很不好,每天完成基本的课程,避免和任何人接触。他只想尽快拿到他应有的,然后离开得远远的独自生活。


 


然后是那场著名的诉讼案。ES没有起诉MZ,他跑开还来不及。机构或者他的“父亲”,他不知道,等到他知道这个消息时候MZ已经请好了律师准备和他对簿公堂。走投无路的ES妥协了,他以重回机构为代价向“父亲”寻求帮助。“父亲”的指示是:他会提供团队,让ES把这场官司打下来。


接着就是历时几个月的诉讼案,ES坐在那张椅子上越久就能感觉到自己仅剩的人类部分正在从脚底不断流失,MZ敷衍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和解协议签订那天,ES最后一次不顾一切地想跟MZ坦白,崩溃边缘他甚至想向他说出一切真相:机构、实验、跃迁,所有不可思议的源头,如果MZ还有那么一点当他是朋友,他真的不想回到实验室。结果那天MZ没来,她的律师直接带来了签好的文件。


ES抖着手指在上面签字,这是他最后一次作为ES写下这个名字,他会继续跃迁,人格会不断降解,世界上再不会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MZ的关系ES已经太有名了不利于机密研究,正好另一方面的基因学进展顺利,ES被回收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跃迁实验。他们将杀死ES,而他的(更不完整的)意识会在另一个复制体内醒来。


之后ES坐上了那般死亡航班,无人机上并非彻底没有人,同他一起的还有十几具掩盖真相事先准备好的尸体。他应该在假装飞机失事前,按照机构的计划写下将资产捐献的遗嘱,而他坐在四周都是尸体的飞机上,在几万里高空的死亡前夕,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张什么都写不出来,接着机身剧烈晃动氧气面罩纷纷弹开落下耳朵里全是刺耳的轰鸣,ES的人生就这么结束了。


 


 


 


Allen Berger醒来。


 


大概是ES的此次跃迁进行得太过艰难,AB的人格缺失比想象中严重得多,机构估计那具躯体里保留的人类意识大概只有不足百分之六十。这丢失的百分之四十包括了ES的几乎所有经历、部分学习认知能力,他变得迟钝又笨拙,甚至连理解“跃迁”这个概念都变得困难。


于是机构向他隐瞒了真相,编造了背景故事,送到一个建立在新加坡的分部继续通过刺激观测百分之六十人类的生存情况。


SP在度假时候遇到了他,并把这件事告诉了MZ。


MZ亲历过ES的死亡,带着固执的不信任和极致矛盾的希望接近了AB,并在之后无数次往来和相处中察觉到AB身后的巨大谜题,同时也被AB身上ES的温暖特质吸引,他甚至得出一个疯狂的结论:AB即是ES,又不是。ES可能不止一个。不管怎么说,ES的确瞒着他们很多事,他会把真相自己挖出来的。


MZ在AB身边寻求答案的这段时间看起来美好和平到不真实,MZ把大部分工作都搬到了新加坡,还在AB公寓附近买了套房子(尽管如此,他还是热爱去AB家蹭住),Dustin偶尔也会过来——这简直就像哈佛时期的情景重现。打着游戏闹腾得无法无天的红毛小子,弓着背在电脑前没日没夜敲击键盘的Mark,还有拥有像蜜糖一样温暖笑容提醒他们吃晚饭的Wardo。


脱离Facebook之后从政了的Chris跟科研部有过几次浅浅的接触,隐约知道机构的存在,也知道政府一直在做一些绝对机密的课题研究掌握着普通群众不敢想象的科技实力。对于AB这个过于诡异的存在,他远不像Dustin那样能接受,他试图从各个角度劝说MZ离AB远一点。接触过政府野心的Chris认为:AB可能是科技部用来从MZ手上夺走Facebook掌控权的手段(他们对facebook上的信息和数据窥视已久)。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段时间,某次无意或者蓄谋已久,醉酒后MZ向AB(ES)表白然后滚了床单。——这其实不在MZ的计划内,他那晚上大概的确是失控了,他只是太想念ES。正当他懊恼又欣喜地醒来满屋子寻找AB时候,发现AB不仅忘了昨晚的事,还不太记得MZ:他仅剩的部分人格在MZ表白的冲击下混乱了,作为自我保护的本能封锁了关于MZ的记忆。AB表现出对MZ的畏惧和疏离,让MZ一时难以接受。正好Facebook有些事情必须他回总部处理,他就暂时离开了一周。


这一周内,AB死亡。


 


AB出现的混乱和认知倒错已经是很严重的、影响生活的问题,机构不得不回收他并让他再次跃迁,成为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暂时称为E3吧)。


而连着经历ES和AB死亡的MZ终于暴走了,结合所有调查的结果,以在facebook上公开机构存在公布实验室地理位置等为威胁让机构和他正式进行了一次直接接触谈判。在这次接触中MZ了解到了所有关于ES和跃迁的真相,也见到了还没有被激活出于昏睡状态的E3。MZ提出由他来担任E3的观察者和监视者,考虑到MZ的存在对ES具有非凡意义,可以收集更多数据,机构同意了。


 


E3醒来。


此时,E3所具有的人格价值不足45%,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太能算是个人类。与MZ同居,几乎从不出门。并且由于时间认识偏差,他的时间过得很慢,一天做不了几件事就过去了,对自己对身边的人都没有明确的认识和反应,也对周围一切漠不关心,像老旧生硬的卡壳时钟,岿然不动地活在自己的时间线里。


这段时间所有FB的员工都能感受到CEO的心不在焉,他甚至破天荒地频频请假,很少来办公室,董事会对MZ不满的呼声也越来越大,FB股票大跌,关于FB的负面报道在有意人的操纵下越来越多,有记者拍到了住在MZ家的E3。与ES一模一样的E3,以及他为什么会和MZ在一起等等谜题让整个舆论浪潮被推倒顶峰。


E3一人在家时候看到了电视上关于MZ以及FB当今状况的专题报道,这个报道甚至把曾经ES与MZ、双胞胎的世纪官司又重新回顾了一遍,推测ES和MZ的真正关系试图从他们过去的录像中找出支持证据。E3受到了冲击,模糊想起一些关于跃迁、实验、被监视的事。他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活在监视和观测之下,并开始想办法逃出去。


MZ察觉了E3的意图,向他坦白自己的确就是监视者,并请求E3给予信任,自己不会伤害他。E3断然拒绝。


事已至此,MZ别无选择。


E3死亡。


 


机构指责因为MZ的疏忽导致E3的死亡,还好他们还有备用的ES复制体。然而E4没有醒来,甚至检测不到任何意识存在的迹象,机构认为这是多次跃迁导致人格稀释过度的正常现象,他们需要漫长的等待。而只有MZ知道E4永远不会“醒来”,在“观测”E3的那段时间内,他已经将ES最后的45%意识分离,转化成了一组庞大的数据保存,神经传输的细胞电正负正负,二进制数据1010,生命与意识,灵魂存在的方式,难以置信地异曲同工——这就是他那段时间拼命编程的成果。ES的数据放在自己手边也不安全,机构的人迟早会发现并迫使他交出数据,MZ在最后关头将ES全部上传——ES的数据流立刻像小河汇入大海一样消失了。但他知道ES还活着,还在那里,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被利用。


再之后,MZ向全世界公开了机构的存在,以及他们对于跃迁者的种种实验。一时间世界沸腾,伦理和学术方面都受到了巨大冲击。此时杀掉MZ灭口都已经毫无必要并且作为掌握意识分离和数据化的第一人,他的存在价值比威胁大得多。但MZ并没有就此停手,他的目的是彻底击垮曾经迫害ES的牢笼。


ES的45%意识不久后被个研究组发现,被误以为世界上首个真正的人工智能报道,消息曾轰动一时。但那之后ES再没有出现过,这件事不了了之。


之后几十年,偶尔仍会有人在网络上发现ES存在的踪迹。


 


MZ后来提出了著名的反熵原理,并奠定了意识、AI、人格数据化学科研究的基础。这场旷世之争持续了很长时间,也远比当年的FB风波声名显赫。


最后的胜负已经没有意义了,这场斗争对人类认知探究,意识本源的思考具有深远的影响和推动作用,极大的加快了人类步入“纯意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而关于MZ和ES的最终结局,大概只有他们本人知晓了。


 


 


 


尾声


顶着黑眼圈的MZ对着空白的编程页面拼命输入:I need you I miss you, Wardo. 打满整页,看起来偏执又可怕。


十分钟后,命令符下一行缓慢出现字符:


DO / I / KNOW / YOU / ?


 


 


 


 


 


完。








================


大纲打了4500字……我真行【。】



回头看ME还是燃烧着熊熊爱意! 爱着的坑的也还是坑着。


而我沉迷屁股毫无产出,可耻可耻!


各位同僚引以为戒,网游害人啊!

评论

热度(141)

  1. 科欧_r6o+老板来碗牛肉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