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TSN/NYSM】【DE/EME】替身(Daniel全程出场)

Soltiel:

1-34-56-78-9101112




摘要:你爱的不是任何人。你爱的始终只是你自己。






13.


 


婚礼最终顺利举行,Eduardo比平常更加,要怎样形容呢,更耀眼了。倒不是说他往常不是像颗恒星似的让所有人都愿意绕着它转,而是,他大概是变成了银心,令人挪不开眼。即使他非常低调地完全没抢新郎的风头,但在Mark眼里,整个拥挤的人群里只有Wardo深棕色的瞳仁在闪烁。


等一系列繁琐的仪式完成,婚宴终于开始,Mark游走在自助餐桌前心不在焉,余光始终跟着Eduardo转。偶尔Eduardo瞥过一眼正撞进他眼里,嘴角的笑意便会蔓延成有八颗牙齿参与的笑容。这种时候Mark只能略感尴尬地举起手中的酒杯来缓解自己的口干舌燥,因为……操,今天的Wardo太辣了。


等Eduardo终于从一轮接一轮的社交轰炸中脱身,Mark让自己踱过去,假装不经意地晃荡在他四周。


“Hi。”Mark最终停在他面前,神色拘谨。


“Hi。”Eduardo笑着看他。


“Mark Zuckerberg。”Mark伸出手,看着Wardo眼中的神情从玩味转到感性。


“Eduardo Saverin。”Eduardo伸出手握住他的,吃吃地笑起来,“你在干嘛?”


Mark没回答,只是微笑。他就着握手的姿势将Eduardo拖向别处,Eduardo与沿途的人点头致意,时不时问一句Mark到底有什么打算。


最终Mark将Eduardo引到ryker家宅的花园。Eduardo早已不再询问了,他静默地由着Mark的带领。在大片大片的绿荫里Mark注视着Eduardo变得深沉的目光,按住Wardo的肩膀,“Wardo?”他踮起脚。


Eduardo却选择将头偏转避过Mark的行动。Mark堪堪停在Eduardo的脸颊三公分外,近得足以窥见他脸上细小柔软的绒毛。


“对不起。”他听见Wardo的声音。


不,有什么对不起的呢,该道歉的是我。Mark这样想到,却没有出声。他感受着掌下微微颤动的肩膀,站回原地松开手与,对低头回避他目光的人笑起来。


 


 


婚礼第二天Eduardo便急匆匆地安排返校事宜,在新婚夫妇及一众亲友的挽留中咬紧牙关坚持,Mark耸耸肩没什么表示。


Eduardo的弟弟抱着对计算机的热爱与Mark成为了朋友,临别时坏笑着塞给他一本书。Mark对着封面上的“魔术大全”高挑眉毛,却没能得到一点提示。也罢,他想,好歹是个纪念。


他和Eduardo之间的气氛变得僵硬而尴尬。有时Eduardo示好地挑起的话题,都因为Mark不知如何回答而冷着脸报以微笑而不了了之。


回道Kirkland时两人面前只有为了抵御炎热只穿着T恤和四角裤前来开门的Dustin。向各个可能的方向支楞着的红头发的主人瞪大眼睛嚎叫着上帝。


“我以为我已经跟Chris说好了?”Eduardo走进充满凉意的房间,边说边放下手中的东西,对着一地的外卖包装和衣物无奈地发笑。


“怪不得他今天鬼鬼祟祟地出去了!”Dustin随手抓起鲑鱼模型痛哭流涕。


而Mark淡漠地走进他的单间,关上门。


Dustin对着Mark消失在门后的背影愣神,转向Eduardo挤挤眼睛。Eduardo只能耸耸肩,露出个尴尬的神色。


 


 


 


14.


 


几天之后蜗居电脑前的Mark被Dustin哭爹喊娘地拖去了一场学院联谊。出乎所有人——尤其Eduardo——的意料,只是一场联谊,冷面机器人便摆脱了单身狗的身份,对象还是迷人的Erica Bright。


一周后Mark邀请Erica到了自己的寝室,稍显拘谨的女孩对哈佛宿舍的基础设施表达了钦羡,然后坐到Mark床边(Eduardo往常的位置,Mark想到)示意他可以忙自己的变成不用管她,Mark欣然接受。


但也许气氛过于枯寂,Erica深吸一口气,用最热情积极而又不会招致Mark的厌恶的语气拿起他桌面上的一本书,“你也喜欢魔术?”


Mark的耳朵率先捕捉到了“魔术”,转过头看到女孩手中的正是前不久Francisc送的书,接着意识到对方用了“也”这个字。“还好。”Mark回道,出于礼貌,“你喜欢?”


“挺喜欢的。”Erica的语气显然活跃了些,随手翻翻书,“你知道的,我一开始注意到你是因为你长得很像一个我喜欢的魔术师……”


Mark听闻此言如遭雷击,一点灵明直冲脑门,巨大的信息量令大脑几近过载。女孩仍兀自说着,“才意识到你跟他长得岂止很像——简直一模一样,你真的不是他的弟弟吗?”


“谁?”Mark急切地问道,顾不得自己语气的生硬。女孩被迫停住话头,喂Mark脸上的冰冷表情瑟缩了一下,“什么?”


“那个魔术师,是谁?”Mark紧紧地向前倾身,感觉自己抓住了一块拼图。


“Daniel Atlas。”女孩回答。


 


 


后来Mark用Chris会带男朋友回寝室的拙劣谎言赶走了Erica,女孩在两次表达自己没关系后有分寸地颔首,Mark甚至没费心将她送到楼下。


他翻开笔电,破天荒地没有开始编程,而是在Google键入『Daniel Atlas』,奈何同名人太多,加入『魔术师』后,Mark被一张极像自己的脸震到半分钟没回神。


如果非要较真的话,图片中的男人脸型更为瘦削,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头发打着光滑的长卷,胡渣在过于年轻的脸上糅合出怪异的沧桑感。那双眼睛,明明男人嘴角噙着邪笑,冰蓝色的瞳孔深处却毫无笑意,只有一片漠然。


男人看来还不是特别有人气,只有些热衷魔术的年轻人疯狂追捧他,称他“街头魔术的明日之星”,Mark撇撇嘴。


浏览了几个没什么干货的网页后Mark打开Youtube,找了男人最新的视频,抱起手臂靠上椅背。音频比图像文字生动太多,Mark听着耳机里喋喋不休的语速感觉呼吸不畅。这太超过了,Mark看着男人捏着纸牌故弄玄虚,仿佛是看到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正活蹦乱跳。


视频的最后,男人故作骄矜地牵着女助手的手鞠躬致意,预告巡演的下一站——波士顿。


Mark眯起眼睛。


 


 


 


15.


 


Mark太懂如何找到Eduardo。准确地说,如何让Eduardo找上自己。


只要前一天晚上比Dustin睡得晚,第二天起得比Chris早,在Chris略显担忧但也习以为常的问候中扬言这又是个为了编程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一天,在Eduardo的询问短信回复中宣称不愿从屏幕前离开,中午,Eduardo便会带着一脸的“败给你了”朝他脸上扔一袋的食物。并且,如果他下午没什么课,他会在Kirkland荒废一整个下午。


于是,此刻Mark摒弃了还剩半罐的红牛捧起Eduardo带来的牛奶(说真的,牛奶?),大嚼特嚼着两个街区外的美味三文治,在余光中看到Eduardo将自己安置在床边的桌旁,对着临近死线的经济论文愁云惨淡。


吃饱喝足后Mark拿过纸巾揩揩嘴,扔掉包装纸后从电脑旁小山般的书中抽出两张略有褶皱的纸片,递向Eduardo。


“这是……”Eduardo在看到纸上的“魔术表演”字样时不自觉地收了声,柔和的面部表情僵成一片仓皇。


Mark在心中暗暗记下,装作没注意到地专注于编程(其实,他现在心神全不在上面,但Eduardo完全没发现),语气平板地解释,“本来是要和Erica一起去看的——你知道,她挺喜欢魔术的——但她突然跟我说那天有事去不了,所以,我想总不能浪费。”


Eduardo机械地点点头,试图将失措都掩藏在好不自然的笑容中,“那为什么……”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Mark放弃了面对屏幕毫无生产力,转向Eduardo,没有错过他骤然放大的瞳孔。他眼里是突如其来的欢欣,但其中的防备仍未放下,“我……”


“你那天下午没课。”Mark抢白。


Eduardo的眼睛甚至又睁大了些,他万分艰难地点点头,“好吧。”他收起一张票塞进口袋,转头专注于案上的论文。


Mark只注意到他急躁地用笔尖戳着桌面。


 


 


鉴于魔术师现在还不算特别有名,他们的波士顿之旅只是作为参演人员参与一场盛大的魔术师群像。但也算小有名气,因此有半个小时的表演时间。Mark特地在Eduardo越渐不安的局促中磨蹭许久,职位错过开场是主持人不必要的“今晚嘉宾介绍”。


等他们到达会场时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两人在后排的谴责目光中落座。Mark轻易地感受到台上人的视线一直紧紧地追随着他,带着毫不掩饰的探询。当他在座位坐好,才意识到自己磨蹭了太久,台上的已是Daniel的助手在做暖场表演。


女人扎着高高的马尾,轻柔地抚着从帽子里拿出来的兔子,眨了眨眼睛,“看厌了?那我们试试这个……”女人边说边将礼帽扣到头上,抱着白兔猛地向前伸手,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兔子赫然变成了另一顶礼帽。观众席响起了一片掌声,Mark瞥到身侧的Eduardo身体放松下来。


女人在掌声中笑意更盛,摩挲着帽檐,眼神在Mark周围打着转,Mark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本来我是想把这顶帽子送给——你们知道的,那个自恋的混蛋——但我觉得他实在是配不上这么好看的帽子,所以,我决定——”女人眼中尽是狡黠,忽地抬手,扔开帽子。


Mark眼睁睁看着一团黑色向自己飞来,四周尖叫欢呼沸腾,Mark身旁的女观众尤为激动地站起身。于是Mark在毫发之间将上身挪近Eduardo,任由那位女士抢过帽子,然后在一众欢呼与叹息之间直直对上台上人的视线。


Eduardo此时还正半真半假地替Mark惋惜失之交臂的东西,Mark全不在意地点点头,看着台上的女人缓缓勾起嘴角,“那么,接下来——”她高声,会场内安静下来,“有情魔术师——Daniel Atlas!”


Mark感受到身侧的Eduardo在一瞬之间僵硬了身体。



 
 
TBC. 




*天啊我居然更新了!!佩服我自己(拍飞


好像真的特别久没有更(喂),这更结束我们就真的高考后再见啦,楼主要好好学习(滑稽


亲亲各位!x






sy走这wb走这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