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芒果J

[TSN/NYSM2/DE]灵魂21克

羊角数枝梅:

配对:D/E


分级:NC-17


简介:作为一只超重的灵魂,Eduardo每天都在战战兢兢地确保自己不要消失


*严重警告*:非常规丹花,非常规人鬼情未了,常规OOC,常规打滚求不上升




前文:  中1  中2




下:


24~28:戳我


29~35:戳我


36~39:戳我




FIN




【其他】


首先……原本这更打算6k完结的我,你们望北太太给我立了个1w的flag,真的就差200字到1w……Orz


锦鲤梗来自微博,相信大家都看过w。赌场戏全是我编的,大家别信哈。


目前完结的最长的一篇DE,终于写完啦!蟹蟹大家的支持,爱你们哟。

大多数情况下不萌rps,因为一个故事喜欢一个角色太正常了,有时候也会被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迷了眼,但是时间久了,总能发现这种反应就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环境之中每天长时间与某个比较不错的人在一起工作所产生的好感,不多也不少,刚刚好。所以,卷老师的sunmer camp的类比真是到位,可不是嘛~之前也吃jesse 和andrew的cp,时间长了觉得挺没意思的。现在呢,既喜欢andrew的善良温柔,也爱jesse的机智敏锐,挺好。我也爱看拉郎,特别有意思!但是rps?少碰为妙,不是因为容易吃刀片,而是觉得没必要。为什么写这些胡言乱语呢?因为卷卷说的这个比喻太到位了,一语说中我内心对他们关系的想法!挺好的俩人,各自发展,各自安好,真的特别谢谢他们在tsn当中精彩的表演,也多亏了这精彩的剧本和精彩的导演,我才没错过这tsn的幽灵船。😘

占tag真的很不好意思,想问一句: 虽然很喜欢莱总,但是有没有大大想写mike和wardo的呀?(看了b站心里的雨倾盆下大大剪辑的千层套路有感……

九月缟素焚:

从作业堆里爬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推开代码扫除高数扔掉大物卷起工图打开电脑准备码字,结果基友发来小扎的演讲……
微笑着合上电脑。
安详躺平/
我还是去睡觉吧🙃
起码梦里的玻璃窗上有公式

hhhh真可爱!

Zikilin:

真马在哈佛2017毕业演讲上这么讲他第一次怎么约的他老婆……
你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我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总3小时前直播回宿舍啊!!!!!!可认真的描述达达和chris的桌子在哪里!!!

近期看的TSN英文同人记录

殷三景_雅先生有瓢酒:

第一篇相当短,索性翻译出来了,和#这篇的感觉有点像。我真的特别喜欢作伪证这个故事,大概是我看过的原作向短篇中,最真实、最不OOC的同人之一了(对,我就是超爱强势又少女的花!)。不遗余力地卖过几次安利,然而并没有什么用qaq




——————




说到OOC,随便扯几句。很大的一个疑惑是,许多同人里面马总连续编程十几个小时什么的,真的不会猝死吗?




还有一直很想吐槽的一点是,很多文里马克动不动就会放下手中的事跑去找花朵,这样一来,有种公司完全不用被人管就能自己赚钱的感觉...。




刚才翻草稿箱,发现以前写过一篇马总去新加坡抓花朵的故事。开头是故意模仿的套路;马克有许多空闲时间,因为他根本不用去管Facebook,克里斯和达达是他唯一值得记住的员工,别的人嘛,完全没有提及的必要。反正他们两个负责了一切工作&嘘寒问暖&大惊小怪,马总什么也不用干,只要连续编程32个小时&对花朵魂牵梦萦&不吃饭不睡觉却不猝死就好了。几个月后,Mark终于按捺不住,跑去新加坡追夫,对花朵表白之后两人抱头痛哭,顿时和解!然而,正在这皆大欢喜团团圆圆之时,马克得到消息,他被CD夺权了...。就此展开正剧,《社交网络2》。




因为要么让C&D黑化,要么自创人物而我又懒;至于写那些勾心斗角利益相争,好像还是我在上上上个号的事,早就不知道怎么玩了...。所以这篇应该是不会填了,但感觉好丧病啊哈哈哈!




——————




再插播一句,Eduardo/Lex这对真的特别好吃!刚刚搜索花莱tag,看到只有两篇文章,我的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了这幅画面:





(图源见水印,侵删)




但这两篇都很好看,两位作者的文风超级酷,强烈推荐!我已经被安利入邪教了,党费暑假交。




——————




好啦,现在开始正事ORZ


 


I Want You to Notice, When I'm Not Around


 


摘要:这件事发生了三次。


警告:有种敲一下回车出来一句话的感觉,尽量润色了,然而...。翻译他完全是因为短,慎入。




—O—


 


        所发生的一切并无合理预兆。


 


       马克才华横溢。同时缺乏耐心、冷酷无情、平板漠然、尖锐狡猾、促狭刻薄。


 


        孤高自赏。


 


        如今回首往昔,爱德华多早该看清这段旅途的终点。他是一个商业精英,他早该连点成线、瞥见渐已模糊的界限。他知晓野心为何物,他也知道商战是何等残酷。


 


        他只是被乱花迷了眼。


 


        后来,他觉得是马克蒙蔽了他。就像马克蒙蔽了所有接近他的人一样。只有后退一步,他们才能明晓,他们何止是不喜欢所眼见的一切。


 


        他们是憎恨所眼见的一切。


 


        正如艾蕊卡——看看这是如何降临于她,看看她是如何从想要马克,到厌恶马克。


 


        爱德华多当时看不见。


 


        他现在看见了。


 


—O—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越界的。他和马克当朋友当了那么久,但他记不清自己何时用意味全然不同的目光打量着他。他记不清单纯的喜爱何时化为欲望。他记不清马克令人反感的喋喋不休何时让他不觉恼火。


 


        只让他觉得发硬。


 


        马克甚至长得不算好看。马克甚至不是他通常会喜欢的类型。他甚至不是他通常会喜欢的性别。


 


        但就是这样。马克很难让人产生“想要”这种感情。或至少,他没听到有人这么说过。欣赏马克是一回事。所有人都钦佩马克,甚至远在Facebook创立之前。


 


        马克才华横溢。但他不是那种,让你会联想到性,或者让你的膝盖因情欲而发疼的人。


 


—O—


 


        那种事第一次发生的时候,甚至比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想要马克”还要来的出其不意。


 


        马克喝醉了,不肯去睡觉,所以靠过去亲吻他的脸颊显得奇异的理所当然。他根本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悔意一直连绵至今日。


 


        马克转过脸,捕捉到他的嘴唇,他们两个最终纠缠在一起,窘迫而疼痛,因为这就是马克——令人窘迫、令人疼痛。在整个过程中,马克甚至都没有闭上眼睛,只是直直地盯着天花板。爱德华多射在他小腹上,在唇齿间碾出他的名字,马克似乎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不是马克射他的大腿上,爱德华多可能会相信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


 


—O—


 


        他们再没谈论过这件事。爱德华多遇到了克莉丝蒂,她正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他想要一个,在他说那人名字的时候,至少会转过头看他的人。


 


        他不觉得这是什么苛刻的要求。


 


        克莉丝蒂为他口,就在爱丽丝与马克的隔间旁边,爱德华多却在想马克有没有完事,有没有别过脸,心里计算着下一步的计划与二进制符号。当爱德华多高潮的时候,快感甚至延慢一步才到达大脑。


 


        第二次,是马克与肖恩·帕克会面的那晚——更正一下,是他们与肖恩·帕克会面的那晚。爱德华多不是白痴,他知道这次会谈和他没什么关系,却事关马克的一切。


 


        克莉丝蒂在他的床上睡着了,而爱德华多在浴室里为马克口。是马克主动来找他的,这简直有点疯狂,差不多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而且他们根本没有接吻,马克就直接隔着内裤按住他。


 


        爱德华多没有吞下去,他吐在了洗手池里。


 


        他把马克转过去压在门上,摩擦着那具从未见过阳光的苍白身体,靠着他的背达到了高潮。


 


        他在马克的手腕上留下了淤青。


 


        马克未置一声。


 


—O—


 


        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在马克的床上,加州的房子里,肖恩·帕克就在门外,为那些拼命工作的程序员充当该死的啦啦队。


 


        他操了马克,因为马克放任他这么做了;因为他知道仅此一次,马克永远不会让他再对他做这种事。


 


        马克说他需要他。


 


        爱德华多可没那么好糊弄。


 


        他相当粗暴地对待马克,但马克只是在喉头压抑住细小的呜咽,爱德华多觉得,时至今日,他才终于终于得到了什么又终于终于失去了什么。马克的眼睛睁得很大,近似恐慌的神情一掠而过,但他只是狠狠地按住他,不让他逃开,永远不让他逃开,哪怕内心痛到发狂的是他自己。


 


        那晚的最终,马克把脸埋在他肩膀上。他隐约感到一丝湿意。


 


        第二天,他冻结了账户。


 


        这就是终结的序幕。


 


Fin.


 


——————


 


以下是EM向同人记录,非推荐。除了第三篇都是NC-17,大部分只是略扫,存一下以免忘记~感觉外网上,EM和ME数量差不多啊,然而国内...TAT




——————


 


1.walk walk fashion baby


 


马克的帽衫缩水了,紧紧绷在身上。这对花朵显然是一个挑战。


 


最后当然就是疯狂的不可描述!不过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hot.


 


——————


 


2.无题


 


slut!Mark的梗,很短。我的CP洁癖发作了,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萌all M的人...。但挺有意思的,四个人出门正好遇到马克的老情人,CD一直在调侃,花朵惊呆了。马克说,“怎么,在你起诉我之后,你还期待我像一个守贞的新娘似的一直等着你吗?”


 


花朵占有欲爆表!如果扩写一下就好了,我一定会无视掉马总的前男友们然后看下去的。


 


——————


 


3. This One Left Them All Behind


 


还没看,存一下,标的是清水。


 


梗是“一个老式的、夸张到爆表的、好莱坞黄金时代般的吻”。


 


——————


 


4.Technical Debt


 


他们试着修复关系,而这太难了。


 


看开头还蛮好看的。


 


——————


 


5.(Love’s such) an old-fashioned word (and love dares you) 


 


一场谈话引发的性、紧绷的凝滞、情绪宣泄与奥普拉脱口秀上的露脸。


 


——————


 


6.Your Bed's Too Big For The Room It's In


 


马克需要爱德华多,于是他雇人去新加坡把他绑架回来。


 


一开始还以为是那种,你们懂的,常见的ME监禁梗...。开头也是,马总一直痴汉,似乎除了想花朵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前面有点冗长,不过文笔很流畅。而且我实在很喜欢Rimming,于是斗胆往下拉,发现是EM,意外惊喜啦。


 


需要避雷的是,马总一开始一直想着要上花朵,当然后面的真刀实枪是EM!反正我是很喜欢这种“受起初不把自己定位为受”的类型,更加真实嘛(≖ω≖✿)


 


——————


 


7.the fuse is burning


 


关灯,来,让我好好操你。


 


梗是“要么干要么死”,描写都相当性感,然而没有做到最后!太失望了!马总都说了“你他妈闭上你那该死的嘴然后操我”,而花朵居然。。居然拒绝了。。我不敢相信。。。本王要用冰冻抹香鲸砸他的头!!


 


——————


 


8.Comes Back Knocking


 


性,程序,第二次机会。


 


炮友梗!然而里面有一场和女路人的3P...。如果是男路人那我估计受不了→_→


 


——————


 


9. because I don't like heights


 


梗是“花朵是一个富商;马克是他某个客户的儿子,刻薄的小恶魔什么的最好了。


 


什么都不说了,年龄操作真可爱。


 


——————


 


10.IN UR BASE


 


哈佛时期,马克黑进爱德华多的电脑,看到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其实就是看到了一些性录像啦。傻白甜。


 


——————


 


11.All the Lines Blur


 


马克16岁,爱德华多20岁,而他们即将成为继兄弟。马克知道自己不该迷上他,可他就是这么干了,所以他决定勾引爱德华多。别听克里斯的建议。


 


非常狗血!我个人对恋童的底线是“年轻一方主动与16岁”,所以看了接受度良好,要求再高一点的朋友注意了。


 


——————


 


12.Come together, right now, over me


 


PWP嘛,重要的是开心。。有点OOC,更准确地说是看不出人物性格。


 


警告:内射与做完之后的指交XD


 


不过这篇是续篇,前作是ME注意。


 


——————


 


13.In My Framework


 


诉讼最后一天,他们单独相处。猜猜发生了什么?


 


还能发♂生什么呢XD


 


虽然觉得马总坦诚说“厕所隔间BJ那一次我一直想的是你”很奇怪,但还是那句话,PWP嘛,只要不是崩得太过就好。。


 


——————


 


14. Brutal tenderness


 


BDSM的题材!其实我对这种类型无感,看过广受好评的几篇BDSM也没有激萌的感受,所以对这篇就不详细评论啦。


 


看了开头感觉不错!




————




现在是4月16日晚,非常寂寞,突然想吃少女攻,想吃到疯了!老铁们,在下这两周应该都不会再出现了...所以,如果这段时间有作者坏坏开点梗,请帮我要一份“少女心满满又会娇羞但是不经意间突然狂拽酷霸的反差萌”攻行吗?什么CP都吃,向各位抱拳了!推荐几篇原耽也行啊TAT

【TSN/ME】消失的CFO(原作背景/一发完)

超级赞

心虚的默某人2.0:

【01】

Facebook首席财务官Eduardo Saverin失踪的第三天。

Mark冷着脸关闭了正在浏览的网页,那上面用大篇幅描写了他和Eduardo是如何合作创办Facebook,然后又如何因为他稀释了Eduardo的股份而决裂的。当然最后,这位撰稿人也没忘了最能吸引眼球最戏剧性的一个结尾——Mark和Eduardo在决裂不到一个月后就结婚了,正规合法的那种。







http://www.jianshu.com/p/d17f15b6d80a










答应我点进链接看看回来别忘了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好吗

爱你们,求你们了。

aim1214:

真花的这张照片就已经很好看了,不过对比其实很明显,他真的不太低头,照片也是,日常也是,所以显得下巴很宽,但感觉好有感觉23333

【TSN/ME】反熵原理 (科幻向半AU) 大纲

+老板来碗牛肉面+:

呃……这个。总而言之先下跪【?】



这篇ME准备了很久,然后在信誓旦旦开了个头之后瞬间坑掉,我太欠打了,自抽八百下(啪啪啪)。


说放大纲也说了很久了,每次都因为其他事情分心…… 昨天因为lo上云姑娘的推文又点进随缘怀念了下那些ME大大坑,看到反熵原理下还有姑娘讲出了自己关于这篇设定的猜测和脑洞,大受感动【?】,愧疚不已【??】,翻出已经在天国的大纲本,把这篇的大纲整理了一下。


祝...观看愉快?




==========


《反熵原理》


零: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3cafc1


一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7b4905


二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8544c7


三 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8f8110




熵增原理:在孤立的热力学系统中,熵值总是向着增加的方向进程。


反熵原理:在独立的体系中,人格与意识总是向着减少的方向进程。


 


 


意识与躯体的关系一直是很多人感兴趣的话题,关于精神、思维的假说也层出不穷。尽管我们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偏向“唯物”的,对“灵魂存在与否”问题的探究从几百年前开始就从未停止。而在普通群众还懵懵懂懂讨论着科幻小说里某些情节的时候,政府直属科技部下的某些机密课题已经走得更远。


在人工智能出现之前,甚至更早,更早的更早,在社交网络风靡全球前,能将意识和躯体的分离与重组的个体已经被科技部证实存在,这样的个体在当时被秘密称为“跃迁者”。


 


ES是一位跃迁者。


严格来说,他不是完全的跃迁者,他的跃迁能力起源于血亲的死亡。ES在未出生时候就因为缺氧而陷入过长久的植物人状态,而他的双胞胎弟弟顺利出生身体健康。直到两个月后的某天因为看护不利从高架下跌落当场死亡,昏迷的哥哥却几乎是同时在保温箱中苏醒。不久之后,ES因此事件中展露的跃迁特质被来自科技部的特属机构带走。


当时关于意识跃迁发生的条件摸索得还不清楚,ES更是仅存的跃迁者,他们在他身上做过很多试验,测试过很多条件,最终至少确定了一个前提:跃迁的两具躯体必须具有99.97%的DNA吻合。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机构的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了生物方面,克隆、基因改造的研究应用;跃迁者课题因为当时科技所限暂时搁置。


而ES被机构送到了一家富商家作为他们的儿子抚养,一边等候基因科学的进展,一边观察、收集跃迁者的更多资料。


 


于是ES在严格的监视与控制下高中毕业,考上最好的大学,再和每一个要继承“家业”的优秀独子一样规规矩矩地读了商科。


大二时候,他遇见MZ。


 


ES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他极度地自卑,为自己夺走弟弟的生命,为早年的囚禁和试验,为从未体会过正常的人生。但真正让他痛苦的并非他的过去,而是他发现“跃迁”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ES的人格并不完整,跃迁过程会让他丢失部分意识作为“跃迁”所需要的能量被消耗掉,所以他永远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永远可笑地情绪化,永远无法与人正常交往,因为人格缺失而成为个残次品。这些认知让他沮丧也让他觉得自己如果脱离机构在这个人类社会也活不下去。


MZ改变了他的想法。当然还有Chris,还有Dustin,他们让他对未来有了些微小的希望。他甚至有勇气去和机构谈判,想要彻底脱离监控回归正常生活,非暴力不合作。出于某种考虑,机构答应了他。


 


后来的故事就像是报纸上报道的一样,我们熟知的部分就是ES被他的朋友从Facebook中踢了出去,以及加州下了一场可怕的大雨。


一些刻薄的人会认为是ES因为他的愚蠢损失了一个绝佳的商业机会,或者有不少人站在另一个立场对ES的遭遇充满同情,更多人旁观这场旧友背叛反目成仇的戏码唏嘘不已。但这件事对ES的打击,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大得多。


他自觉人格完整,自己也能算是一个正常人类,也能享有普通人生的时刻是他坐上飞机前往加州与MZ签订合同的时刻,签完之后MZ还和他一起喝了瓶啤酒,他与他碰杯,说cheers,逃离牢笼的解脱感和对于未来的美好想象让他傻乎乎地笑出声,坐在塑料椅子上靠在MZ身边,在这栋刚买下还没怎么来得及装修的灰扑扑的办公大楼里可笑地觉得勇气万丈,世界终于不再可怕,他拥有能对抗一切的爱与希望。


在摔烂mz的电脑,在SP叫保安把他带出去的时候,ES觉察到自己又失控了——这明明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他缺失的人格再一次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


无数个失眠夜晚之后,ES决定继续在哈佛读书,他要毕业,他要过正常的人生,他需要那个文凭,也需要让生活继续下去。MZ不能成为摧毁他的那颗陨石。


——尽管他已经失去那种自信了,他缺陷的部分让他无法看穿一些最简单的谎言,也让他在辨认他人情感波动时候分外迟钝,这曾是他极力掩饰的一点,现在重新成为他自卑的源泉。客观来说,在哈佛的最后几年他过得很不好,每天完成基本的课程,避免和任何人接触。他只想尽快拿到他应有的,然后离开得远远的独自生活。


 


然后是那场著名的诉讼案。ES没有起诉MZ,他跑开还来不及。机构或者他的“父亲”,他不知道,等到他知道这个消息时候MZ已经请好了律师准备和他对簿公堂。走投无路的ES妥协了,他以重回机构为代价向“父亲”寻求帮助。“父亲”的指示是:他会提供团队,让ES把这场官司打下来。


接着就是历时几个月的诉讼案,ES坐在那张椅子上越久就能感觉到自己仅剩的人类部分正在从脚底不断流失,MZ敷衍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和解协议签订那天,ES最后一次不顾一切地想跟MZ坦白,崩溃边缘他甚至想向他说出一切真相:机构、实验、跃迁,所有不可思议的源头,如果MZ还有那么一点当他是朋友,他真的不想回到实验室。结果那天MZ没来,她的律师直接带来了签好的文件。


ES抖着手指在上面签字,这是他最后一次作为ES写下这个名字,他会继续跃迁,人格会不断降解,世界上再不会有这么一个人。


 


因为MZ的关系ES已经太有名了不利于机密研究,正好另一方面的基因学进展顺利,ES被回收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跃迁实验。他们将杀死ES,而他的(更不完整的)意识会在另一个复制体内醒来。


之后ES坐上了那般死亡航班,无人机上并非彻底没有人,同他一起的还有十几具掩盖真相事先准备好的尸体。他应该在假装飞机失事前,按照机构的计划写下将资产捐献的遗嘱,而他坐在四周都是尸体的飞机上,在几万里高空的死亡前夕,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张什么都写不出来,接着机身剧烈晃动氧气面罩纷纷弹开落下耳朵里全是刺耳的轰鸣,ES的人生就这么结束了。


 


 


 


Allen Berger醒来。


 


大概是ES的此次跃迁进行得太过艰难,AB的人格缺失比想象中严重得多,机构估计那具躯体里保留的人类意识大概只有不足百分之六十。这丢失的百分之四十包括了ES的几乎所有经历、部分学习认知能力,他变得迟钝又笨拙,甚至连理解“跃迁”这个概念都变得困难。


于是机构向他隐瞒了真相,编造了背景故事,送到一个建立在新加坡的分部继续通过刺激观测百分之六十人类的生存情况。


SP在度假时候遇到了他,并把这件事告诉了MZ。


MZ亲历过ES的死亡,带着固执的不信任和极致矛盾的希望接近了AB,并在之后无数次往来和相处中察觉到AB身后的巨大谜题,同时也被AB身上ES的温暖特质吸引,他甚至得出一个疯狂的结论:AB即是ES,又不是。ES可能不止一个。不管怎么说,ES的确瞒着他们很多事,他会把真相自己挖出来的。


MZ在AB身边寻求答案的这段时间看起来美好和平到不真实,MZ把大部分工作都搬到了新加坡,还在AB公寓附近买了套房子(尽管如此,他还是热爱去AB家蹭住),Dustin偶尔也会过来——这简直就像哈佛时期的情景重现。打着游戏闹腾得无法无天的红毛小子,弓着背在电脑前没日没夜敲击键盘的Mark,还有拥有像蜜糖一样温暖笑容提醒他们吃晚饭的Wardo。


脱离Facebook之后从政了的Chris跟科研部有过几次浅浅的接触,隐约知道机构的存在,也知道政府一直在做一些绝对机密的课题研究掌握着普通群众不敢想象的科技实力。对于AB这个过于诡异的存在,他远不像Dustin那样能接受,他试图从各个角度劝说MZ离AB远一点。接触过政府野心的Chris认为:AB可能是科技部用来从MZ手上夺走Facebook掌控权的手段(他们对facebook上的信息和数据窥视已久)。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段时间,某次无意或者蓄谋已久,醉酒后MZ向AB(ES)表白然后滚了床单。——这其实不在MZ的计划内,他那晚上大概的确是失控了,他只是太想念ES。正当他懊恼又欣喜地醒来满屋子寻找AB时候,发现AB不仅忘了昨晚的事,还不太记得MZ:他仅剩的部分人格在MZ表白的冲击下混乱了,作为自我保护的本能封锁了关于MZ的记忆。AB表现出对MZ的畏惧和疏离,让MZ一时难以接受。正好Facebook有些事情必须他回总部处理,他就暂时离开了一周。


这一周内,AB死亡。


 


AB出现的混乱和认知倒错已经是很严重的、影响生活的问题,机构不得不回收他并让他再次跃迁,成为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暂时称为E3吧)。


而连着经历ES和AB死亡的MZ终于暴走了,结合所有调查的结果,以在facebook上公开机构存在公布实验室地理位置等为威胁让机构和他正式进行了一次直接接触谈判。在这次接触中MZ了解到了所有关于ES和跃迁的真相,也见到了还没有被激活出于昏睡状态的E3。MZ提出由他来担任E3的观察者和监视者,考虑到MZ的存在对ES具有非凡意义,可以收集更多数据,机构同意了。


 


E3醒来。


此时,E3所具有的人格价值不足45%,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太能算是个人类。与MZ同居,几乎从不出门。并且由于时间认识偏差,他的时间过得很慢,一天做不了几件事就过去了,对自己对身边的人都没有明确的认识和反应,也对周围一切漠不关心,像老旧生硬的卡壳时钟,岿然不动地活在自己的时间线里。


这段时间所有FB的员工都能感受到CEO的心不在焉,他甚至破天荒地频频请假,很少来办公室,董事会对MZ不满的呼声也越来越大,FB股票大跌,关于FB的负面报道在有意人的操纵下越来越多,有记者拍到了住在MZ家的E3。与ES一模一样的E3,以及他为什么会和MZ在一起等等谜题让整个舆论浪潮被推倒顶峰。


E3一人在家时候看到了电视上关于MZ以及FB当今状况的专题报道,这个报道甚至把曾经ES与MZ、双胞胎的世纪官司又重新回顾了一遍,推测ES和MZ的真正关系试图从他们过去的录像中找出支持证据。E3受到了冲击,模糊想起一些关于跃迁、实验、被监视的事。他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活在监视和观测之下,并开始想办法逃出去。


MZ察觉了E3的意图,向他坦白自己的确就是监视者,并请求E3给予信任,自己不会伤害他。E3断然拒绝。


事已至此,MZ别无选择。


E3死亡。


 


机构指责因为MZ的疏忽导致E3的死亡,还好他们还有备用的ES复制体。然而E4没有醒来,甚至检测不到任何意识存在的迹象,机构认为这是多次跃迁导致人格稀释过度的正常现象,他们需要漫长的等待。而只有MZ知道E4永远不会“醒来”,在“观测”E3的那段时间内,他已经将ES最后的45%意识分离,转化成了一组庞大的数据保存,神经传输的细胞电正负正负,二进制数据1010,生命与意识,灵魂存在的方式,难以置信地异曲同工——这就是他那段时间拼命编程的成果。ES的数据放在自己手边也不安全,机构的人迟早会发现并迫使他交出数据,MZ在最后关头将ES全部上传——ES的数据流立刻像小河汇入大海一样消失了。但他知道ES还活着,还在那里,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被利用。


再之后,MZ向全世界公开了机构的存在,以及他们对于跃迁者的种种实验。一时间世界沸腾,伦理和学术方面都受到了巨大冲击。此时杀掉MZ灭口都已经毫无必要并且作为掌握意识分离和数据化的第一人,他的存在价值比威胁大得多。但MZ并没有就此停手,他的目的是彻底击垮曾经迫害ES的牢笼。


ES的45%意识不久后被个研究组发现,被误以为世界上首个真正的人工智能报道,消息曾轰动一时。但那之后ES再没有出现过,这件事不了了之。


之后几十年,偶尔仍会有人在网络上发现ES存在的踪迹。


 


MZ后来提出了著名的反熵原理,并奠定了意识、AI、人格数据化学科研究的基础。这场旷世之争持续了很长时间,也远比当年的FB风波声名显赫。


最后的胜负已经没有意义了,这场斗争对人类认知探究,意识本源的思考具有深远的影响和推动作用,极大的加快了人类步入“纯意识文明”的历史进程。


 


而关于MZ和ES的最终结局,大概只有他们本人知晓了。


 


 


 


尾声


顶着黑眼圈的MZ对着空白的编程页面拼命输入:I need you I miss you, Wardo. 打满整页,看起来偏执又可怕。


十分钟后,命令符下一行缓慢出现字符:


DO / I / KNOW / YOU / ?


 


 


 


 


 


完。








================


大纲打了4500字……我真行【。】



回头看ME还是燃烧着熊熊爱意! 爱着的坑的也还是坑着。


而我沉迷屁股毫无产出,可耻可耻!


各位同僚引以为戒,网游害人啊!